image
我叫阿俊,不要問我那裡俊,反正特首都沒有在振英。在校方及父母的極力慫恿之下,我加入了新成立的香港青少年軍,他們說有利我日後發展,其實我也不太知道我要怎樣發展,聽爸爸說大概就是和大陸人飲飲酒的意思。

在軍中,我和同志們一同宣誓、一同唱國歌,隊長說我不夠感情,也難怪,鄰組的胖子晶他唱得份外激昂,又精通GEM式呼喊,我們自然給比下去。不過,我也有自己的優勢,我家中每天播著中央衛視,對於黨的建國史可謂滾瓜爛熟,我也想像抗日軍一樣徒手將黃痴瘋撕開,媽媽說他是個小魔頭,微信上說他是持綠卡的,哼,總之就是漢奸!不像特首一樣,雖然收了五千萬,仍可以對黨一片忠心,毫絲不受利慾影響。

最令我深刻的,還是總司令,她那凌厲的眼神,倒映著她的赤膽忠心;她演說時的激情,令我溶化在五星紅旗之下。我又不禁憶起她的「龍蝦晚裝」,多麼高貴,恰似一杯紅高梁。我長大後也要找到一個如此愛國的女子!「建設香港,報效祖國。」我深信那一刻必定有一個女子和我一樣赤膽忠心地宣誓著。

我知道,國家必有一天會呼喚我們,要將所以對黨不忠的壞份子都除去,建議沒有反對聲音的民主中國。

未來愛國特首 阿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