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英超第二十二輪賽事

賽事日期: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 (英國時間)
賽果: 昆士柏流浪 0:2 曼聯
入球:(曼) 費蘭尼 58′ (曼)威爾遜 94′

獌表示終於迎來新一年聯賽第一場勝利,雖然贏得不是十分精彩,相比首循環以四球霸氣地大勝對手,整場比賽相反地曼聯大部份時間其實是落於下風。若不是球證多誤判,若不是迪基亞連番救出險球,若不是流浪後防一次出錯,若不是森莫亞把握力低,曼聯真的早就輸了。

今場比賽的上半場,曼聯的踢法幾乎暴露了所以筆者在上幾篇文章所談的問題:後防傳球差勁,默契欠奉,粗枝大葉;中場進攻三人組,朗尼、馬達和迪馬利亞「各自為政」,進攻雜亂無章;兩翼只懂傳中等。筆者真的很不明白為何雲高爾那麼喜歡使用3-5-2陣式,也不明白為何那麼喜歡使用中堅作校炮手,更不明白為何陣中那麼短傳好手卻偏偏不作小組滲透。前線的法卡奧雖然擅長頭球,但不是護球高手,很多時看到後防的洛祖跟鐘斯在中場線長傳,試圖讓法卡奧突破,但由於他們的傳球質素實在太差,他們的傳球多被流浪的後防一一擋下,就算有時幸運傳到法卡奧腳下,由於前線只有他一人,獨力難支,他只能被逼回傳。總而言之,上半場曼聯的戰術實在能用「垃圾」來形容。

而雲高爾還有幾個安排實在耐人尋味。首先是由鐘斯開左角球。大部份球迷都知道,鐘斯從來都不是死球專家,而他頭球的功力也是曼聯數一數二,要一個右中堅跑到老遠開角球,實在是捨宜取難。其次是罰球是人牆的人選。記得上半場流浪在離曼聯球門三十多碼獲得一個罰球,由於角度問題,流浪是絕對不能直射。奇怪的是,曼聯把全部擅頂的球員全用來排人牆,例如鐘斯和洛祖,結果曼聯差點失球,實在不知道雲高爾葫蘆賣什麼藥。筆者非常擔心,不知何時雲高爾甚至會派出他的愛將域陀華迪斯後備入替迪基亞,要知道這位領隊的脾氣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難聽點可以說他其實是剛復自用。

不過他在下半場的變陣著實令人拍案叫絕。不知道是雲高爾自己覺得是時候變陣,還是被太多球評家(小弟算半個)批評,雲高爾終於肯排出4-4-2陣式,以費蘭尼入替馬達,以威爾遜入替伊雲斯。而那個中場的排陣著實有意思,似菱形中場卻不是菱形(見圖):比連特居左,朗尼居中偏左,費蘭尼居中偏右,迪馬利亞居中偏前。比連特的工作與上半場差不多,主要是在左路助攻助守,而他的表現亦算穩定在此不作多談,這個變陣的重點在於費蘭尼、迪馬利亞和朗尼的配合。費蘭尼雖然處於偏右位置,但他其實經常移入中路作傳中的支撐點,而迪馬利亞為了配合費蘭尼,多移入右路為他拉開空位,這也做就第一個入球。至於朗尼,則多了在防中的位置出現,減少了出現在敵方禁區,某程度變成了半個box-to-box中場。這個排陣,一來證明朗尼、馬達、迪馬利亞三人只能出現兩人,二來令朗尼和迪馬利亞更多空間去跑動,發揮他們的長處。不過,若筆者是領隊,我會以費蘭尼入替朗尼而非馬達,或者再以贊奴沙入替迪馬利亞,前者的調動可以加快曼聯的傳球速度,後者則能做成雙翼齊飛的效果。然而,此兩個調動或會影響曼聯的防守能力(要知道下半場變陣後曼聯的後防在缺少防中下製造了不少驚險鏡頭),那要看雲高爾的取捨。

而兩個後備入替的球員也值得筆者稱讚一下(註:由於靴里拉於94分鐘才入替迪馬利亞,連球也沒有碰到,沒有表現可言,不過希望雲高爾能多用他,個人覺得他比朗尼更好)。首先是費蘭尼,在他入場後,曼聯中場如有了一個傳球目標,而他的入球可見他出色的站位和射門的力量,筆者甚至覺得他值得在曼聯得一個正選位置。其次是威爾遜,不知他是不是看了筆者在對伊奧維的比賽後所寫的文章,今場他的用球比之前幾場更加大膽,走位亦多,入替初段就幾乎兩次助攻予法卡奧差點變成入球(註:對於法卡奧今場這幾個機會都不能化成入球感到可惜),而比賽末段的入球可算是今場對他的獎勵,亦是對這位年輕人的鼓勵,希望他入球後能越大越好。

下場曼聯將會主場迎戰李斯特城,希望今場打開今年的勝利之門後,能報首循環慘敗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