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8983_412729615549958_5266933901814759870_n

圖片來源:7looks

近來有個關於普教中的話題,就是父母以區內出名為由選及一間普教中小學給小朋友升讀。在某次父母跟朋友聚會中,小孩跟媽說想食西紅柿,朋友的小孩聽到不懂什麼是西紅柿,朋友就跟朋友的小孩說it means tomato,朋友的小孩說原來是蕃茄,兩位小朋友因而爭執自己的詞語是對的,媽就打圓場說香港叫蕃茄,大陸叫西紅柿,是一樣的。

然後最精景的是,朋友的小孩就一句「哦,原來你是大陸仔。」然後大家尷尬收場。媽媽不開心,就在討論區訴苦,怕將來因為自己兒子不懂廣東話而繼續被其他人說是大陸仔。

群體環境會塑造一個人,而學校就是在人吸引能力最強的時候,身處的巨大影響力群體環境。明顯這位媽媽是位香港人。香港人不是以廣東話為母語,亦為法定語言,為什麼學校不以母語為基礎教中文,反而以跟自己身處環境不同的語言教中文而父母不覺得奇怪?

討論中,發覺很多人以懂普通話令將來工作有優勢為由而支持。政府不是在說人要資源增值,學多一點才有競爭力?為什麼現在反而廢廣東話,令香港人變得同中國人一樣只懂普通話,語言既然是競爭力的一部分,這不是削弱香港人的競爭力嗎?

所謂的「有優勢」,就是叫香港人面向大陸,經濟就業將來要回歸大陸發展,所以普通話就有優勢。以中共港共的想法歸納其實都是以「中國範圍就是香港人和中國人的全世界」為考慮的「優勢」。但這根本是一個矛盾。在一國內只有唯一的語言存在的話,那國內的唯一語言就不是優勢,而是變成基本跟人一出世就懂「食訓痾」一樣,這就成為一個必然。而對外國來說,香港人就將會跟中國一樣只懂同一種語言,外國在語言上就會以香港人和中國人為同一類人作歸類。

簡單一點說,就是減低多樣性,是變相剝削生存條件。某網民也提及一個例子就是,網民在澳洲時有朋友提及香港人和台灣人也能講普通話和英語,但體質上就比台灣人差很多,香港人的優勢就是懂廣東話,如果港人不懂說廣東話,就會連唯一的優勢也會失去。

(雖然我覺得香港人的國際視野和與國際接軌的力量仍然是一個優勢。但在各國資產上都比以前年代富有,大家出國留學機會變多,與國際合作發展的機會亦變多的情況下,國際視野的優點亦可能被慢慢淡化。……或者香港被中國完全融合後,會對外宣揚中國利用「自身」的國際視野打出一片天。香港真的變成一個省市,那香港這個品牌亦沒有意義。)

政府說要提升港人的競爭力,但單靠普通話不是能倚仗的生存工具或策略。廢粵推普對港人對港或對中的競爭力就是不增反跌,為什麼還要全面普教中?

這當然不是保障港人利益,答案是因為中共要將香港變成對中國有民族認同和甚至是命運共同體。

現在在香港,廣東話是每一個港人都會懂的語言,廣東話在港並不是一種優勢,而是一種基本。不懂廣東話,基本上你不可能被聘請,而且會被排濟。因為香港人已經有自己的一套文化,是以廣東話建立的文化。

而所謂的「自己人」就是在大家擁抱著同一種文化的一種親和感。就好似大陸人總與自己的同鄉特別親近關懷。這是同族間共生共存的意識,這能趕走「被孤立」的感覺。所以廣東話為母語的地方,而你不懂母語,就會給別人是異類,認為不是能深切理解和提供親近的感覺、情感,而且會自然地生出分別心,會對人的分別有不同的待遇,但較嚴重者會有排斥情緒。

人經道德教育後,會將這種排斥情緒淡化,例如禮貌,同理心,等等,不會表露或盡量掩蓋。但對於教育不足,或者未經道德教育的人,比如是小朋友,就會有誠實的排斥情感表現出來。(這是沒有加入族群間仇恨的觀察,黑人和白人小朋友在未被教育道德前也有排斥對方這個現象,而族群仇恨的確會影響家庭或社會道德教育,加強族群間排斥。)

語言是建立文化的最根本條件,大家有著同樣的語言,語言會對事物賦予意義,而這種意義是只有語言擁有者才會得到的。比如新年時食的年糕,髮菜毫豉,等等因為廣東話的諧音而得到對港人特別的意義和祝福。沒有廣東話,這些意義,祝福就會失去。

失去意義和祝福,亦是令先祖們的教訓,傳統,知識都會失去,例如食譜,節日,關於祭禮既儀式。這些就是語言跟文化的連接。

我們再不會明白這些傳統怎樣做,甚至為什麼而做。最後可能只需幾代人就整個傳統就會消失。

曾幾何時在親戚口中聽過,我家的遠祖至宋代,當時曾經是一名將軍,是一個複姓名字,但後來因為軍功而被賜新姓,一直輾轉傳到我這代。但無論是關乎宋代的姓是什麼,已經不清楚,更加不用講宋代當時有什麼家族傳統。通通都在一代代的消失殆盡了,不講不懂先祖在宋代說什麼語言,甚至單單沒有宋代家姓的兩個字,什麼都很難考究下去,這証明了語言的傳承力量之大。

基本上,失去語言就失去了傳統,亦失去了族群的共識和族群的獨特知識的傳承。

而「自己人」,共生共存的概念,能夠快速與「自己人」聯結,結盟,以抵抗外敵。這一點才是中共最想消滅的一種潛在意識形態,縱使當初港人根本沒有反抗意識。

當香港語言全面廢粵後(可能在兩代後),在經濟上,中國會吸納香港的人材,但港人在中國的競爭力會被淡化,港人在中國時的特殊經濟能力亦會弱化至0,而且被逼與13億人競爭。

在政治上,表面上善意融合,其實中共沒有包容各族,反而只想控制各族以保中國內部不能以種族意識形態將來乘亂崛起,所以希望以漢化 – 不斷清洗族群,淡化各小數族裔特色,各族融合現今主控中國的京人。港人會因為傳統,語言上的被一體化,中共以同是中國人,宣揚不必同室操戈,能令教育程度偏低或受操控、愚化教育下的人受落,而不以港人本擁有理智或道德所驅使反抗政權。因為到時候的理智和道德都已經被政治環境操控下變得跟環境一致,令對極權反抗力大為減少。

而所謂的「兩代」,就再不是單純以年齡脫節,而可以是文化和歷史認知上完全脫節。情況就好像現時4、5、60歲群的思想跟現時8、90後的認知分野,但一定比現時的更嚴重,而且更難被矯正。

現時港人在香港仍然是一等民族,但到廣東話成為歷史後,港人定必成為二等民族。

除了普教中外,剛剛出爐的施政報告在教育上亦有很多配套加快清洗香港,修改中西史課程內容,中港繼續聯結成姊妹學校,撥款資助青年(上大陸)交流,實習,甚至繼續搞青年發展基金(培育內地學生,提供內地學生在港工作機會門路。)等等,另一方面不斷宣傳要港人北上就業,完全不理港人在港就業問題,和不斷輸入內地人才。

這對中國來說其實除了方便管治和操控,而對完全廢棄廣東話後的港人後代是完全沒有經濟利益。廢除語言後,文化斷絕,以往的既存的道德價值亦會因為人治環境而丟失,最後後代港人就成為自己所罵的蝗蟲的一部分。要在道德敗壞的地方再重新建立族群價值是非常困難的事。

正如在香港學著講著跟母語不同的普通話,被叫大陸仔之後不帶小朋友轉校,將來一定會繼續被叫大陸仔一樣。在香港,講京腔普通話發音渾然天成就會被叫大陸仔,港人討厭中共管治下的大陸仔道德淪喪,拜金利己,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個性,這就是我們港人以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獅子山精神為傲的核心價值之一。香港環境使然,要港人改變這種道德鄙夷的核心價值,非常困難。

不過到我們每一個人都忘記了廣東話怎樣講,則難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