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昨日(一月十六日)出席英文電台節目,推銷政府新政策資助中小學生最少一次到「内地交流」。有非華裔聽眾打電話上節目「直線抽擊」:「我們對你的内地沒有興趣,我們對你的中國沒有興趣。我們是香港人,不是内地人。」要由一個非華裔的香港人「率先發難」,或多或少證明華裔香港人實在十分熱中子女「了解内地」。然而,這件事的重點,是這位非華裔香港人,為我們一眾「中國香港人」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梁振英用一貫對付中國香港人的方法,反問這位非華裔家長:「你不想你的子女了解香港以外的城市?」這一種以「常識」為基礎,再劃地為牢,限制對方在自己的框框討論問題的技倆,對付中國香港人一向萬試萬靈。誰不知,這位非華裔家長,就是不受這一套,直接說:「就是不想」。昨天梁振英再次指佔領運動有「外部勢力」,中國香港人沒有馬上說「就是有外國勢力」,反而是條件反射,極力反駁梁振英「無中生有」。在他們心目中,如果佔領運動真的有「外國勢力」介入,那麼佔領運動的純潔性,馬上如「純純兔」被壹週刊「揭發」半裸跳床舞一樣,一落千丈。梁振英暫時沒有有力證據,只能說「網上有過千份文件證據」,大家心裡便沾沾自喜,「都話冇啦」。然而,每一次梁振英說到外國勢力時,中國香港人都會有一點戰戰兢兢,怕政府真的掌握什麼證據,證明雨傘革命真的是「美帝國主義的陰謀」,藉以粉碎十三億中國人的「強國夢」。萬一原來大家都中了「外國敵對勢力」的計,那怎麼辦?

和中共交手,心存「唔好搞對抗」的心態:他說你有外國勢力,你拼命說沒有;他說你有心搞港獨,你又拼命說沒有。這就是二三十年來,抗爭節節敗退的主因。中共必定把閣下可以打出的好牌,統統說成是引火自焚的動作。那麼最厲害他們最害怕的招數,他們便會以種種理由警告切勿輕舉妄動,並「瘋狂抹黑」,從以消磨「中間派」對抗的意志。要破解這種「靠嚇」的枷鎖,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夠膽大番佢」。對政府經傳媒發放的指控,大家如果有機會和親朋戚友討論,第一個反應不妨是「係又點?」政府說有「外部勢力」影響「佔中」,當很多人反問「有外國勢力又如何」,這個好像是「常識」的說法,就要再經過討論驗證。「中共當年都係靠外國勢力起家成功」這句話,雖然應該不能令那些對外部勢力「好不安」的「中間派」信服,但至少我們卻不用被中共牽着鼻子走,他們 「妖魔化」外國勢力, 我們就妖魔化中國共產黨。

這幾天梁振英打擊「港獨」,激進派也有一種聲音:共產黨想利用港獨做「藉口」,重推二十三條國家安全法,最終把所有抗爭力量,以「法治」之名全部殲滅。怕共產黨有「藉口」,也是何俊仁說,2010年民主黨通過政改方案的原因。筆者另一篇文章【「港獨」戰幔拉開,本土派如何應戰?】也提出過,激進派如果怕了共產黨的「藉口」,嘗試與「港獨」劃清界線,是否真的可以「清者自清」,眼白白看着港獨派被共產黨分而滅之?否則,反問「港獨又如何?」是本土派激進派應該盡早的方向共識。雖然香港主流社會對港獨仍然是嗤之以鼻,但是民意是不是真的會一成不變甚至趁向更保守?就要看我們打這場民意戰的決心和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