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cy

「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

梁振英:「你不支持政改,你就是提倡港獨。」某類人:「你不支持我們的觀點,你就是熱狗。」某程度上,我不認同「分化」,因為本來勢力已經弱得可憐,最猛烈的時刻大概不是自砸雞蛋,就是由文化監暴領頭的「苦行」活動。但想深一層,既然已經是弱得可憐,反正都將要被坦克輾過,進行一下「內部調整」,又未嘗不可?昔周公子周永康可以弄一場大龍鳳去證明倡行動升級者是錯,今日部份人也不過試圖證明單單守住「和理非非」口訣的舊抗爭模式,也未必全對。

過去數月來,最令佔領者感期盼的「外國勢力」,都沒有再留意香港政治,英方更斬釘截鐵地呼籲香港人支持政改。這對部分歸英份子來說,可說是中了個「重拳」,吐了幾口血。再回想起當初,我們因為害怕有實彈,害怕有解放軍,害怕中國不高興,就沒有將十月前民情最高點時好好發揮,而選擇成為攝影師或者合唱團。到了現在有沒有想自摑幾個耳光的感覺?我們沒有考慮到,在老練的中共眼中,我們根本不成氣候,連一次「黨錮之禍」都形成不了,梁振英不過隨手揪出一冊「學苑」,我們都像西藏那些燃燒著的靈魂一樣,成為了其他「同胞」眼中該死的搞獨立份子。這時候我腦海又出現了「不要分化、不要分化」的聲音,你說共產黨看見分化最開心,但事實上共產黨時刻都這麼開心。

老實說,我們都知道香港是氣數已盡,接下來共產黨繼續將香港人「顏色化」,我們在拒絕紅色的時候又不敢塗上其他顏色,至少你問學聯、學民思潮等人是否愛國的時候,他們已經臉紅起來。這不是怪責他們,而是他們根本無從選擇,就像梁家傑急不及待要立此存照。這個時勢之下,大部分人會踴躍於「被預約被捕」,但是就如岑敖暉之名言,「你是否願意為革命坐五十年監?」已經不少人打退堂鼓,當然也有些人急著要當個「香港曼德拉」,只是香港警察「懶得拉」。其他人都是敢怒不敢言,除非你是一類人,一類已經被中共放逐了的人,如陳雲、劉夢熊,當然他們還是有機會被鐵鎚或者鐮刀所殺,但就目前而言,中共還是由讓他們「發瘋」,反正聽的人也不多。

沒有發瘋的,就只得繼續理性,我聞梁振英說他和政改n人組隨時歡迎周岑等學生再對話(這次不是5歲小朋友說的),實在是天大的喜訊啊。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