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在前日(一月十四日)宣讀施政報告的同時,「宣讀」了「香港民族命運自決」理念。筆者【旗幟鮮明主張「港獨」又如何?】一文,提出網上這兩年來,一直有質疑中共是否希望香港獨立的傳聞。姑勿論傳言是真是假, 梁振英攻擊《香港民族論》的用意為何,以「港獨」為名與中共抗爭的戰幔,已經徐徐「被拉開」。

一般普羅大眾,亦即是「老一輩」的香港人,聽到「港獨」兩個字,就算不破口大罵「數典忘宗、大逆不道」,也會馬上一句「痴線,有咩可能」極速「秒殺」。總之「港獨」這兩個字,很奇妙的在香港人心目中,造成一種集體的恐懼感。這種感覺,可能與電視古裝劇集宣揚「造反就要殺頭」掛勾,也可能是上一代香港人對「中華民族」「大一統」的觀念根深蒂固。只要有一個中國地方名字的單字簡稱,後面加一個「獨」字,就馬上令人心裡不舒服。可是,要數當年董建華政府對年輕人的唯一「德政」,不能不說是取消了中學的中國歷史科,取而代之的,是令學生「開竅」而且必修的「通識科」。中學生沒有了「中華民族」的包袱,也不再看CCTVB,對「港獨」兩個字的感覺,從莫名其妙的恐懼,變成「恨鐵不成鋼」。

不支持「港獨」立場的大中華派,港共政府越扣他們帽子,他們就越聲嘶力竭高呼「香港大部份人都十分愛國」,港獨只是極小撮極小撮人的立場。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昨日在立法會提出質詢時,被梁振英嬉皮笑臉的問,「咁你支唔支持港獨?」梁家傑馬上「我以真心照明月」,信誓旦旦「立此存照」,聲明反對香港獨立。頭腦清醒一點的,可能還會補加一句,「儘管如此,香港人有討論港獨的自由」;餘下那一大群怕被扣上港獨帽子的泛民主派和相關評論員,可能連這句門面說話也欠奉,以一貫「唔好得罪共產黨」的思維,或勸告港獨派回頭是岸,或指控港獨派,是「共產黨B隊」陷「愛國愛港」的香港人於不義。

港獨派本身又會如何應戰?以嶺南大學講師陳雲為首的城邦派,不妨也算在港獨派之内。但是,港獨派也好像還沒有一個「頭面人物」,可以為港獨派不用派糸的論述,作一個較全面的分析。可見「泛港獨派」,如城邦派、歸英派、和曾經被文滙報點名的「香港人優先」等等,基本論述還未成熟,而支持者仍然是小眾中的小眾。港獨派現在需要做的事,是整合各派系的論述,以簡單直接的口號,令懷疑者相信港獨的可能性。當然,港獨派不是不可以再次以「旺角經驗」經營,但是當港獨「風再起時」,主流媒體找不到一個「代表」,最後以「旺角大將軍」說了算,對港獨的文宣立場終究不利。例如今次被梁振英點名批評的王俊杰,記者引述他說,《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這篇文章,只是強調人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和尊嚴,相關主張亦不是他個人首先提出。王俊杰亦只抨擊梁振英打壓言論自由,沒有對梁振英政府合法性提出質疑。港獨支持者可能會覺得,他沒有在傳媒鎂光燈前,趁機會進一步解釋這本土意識抗爭的唯一出路會是什麼的一條「出路」,白白浪費了宣傳機會。

至於不支持港獨的本土派,立場不免有些尷尬。以普通常識推斷,無論中共最終目的是「曲線支持港獨」還是「直線抽擊港獨」,港共政府提出港獨這個「偽命題」,目的就是在不久的將來,以「港獨正威脅到國家安全」為由,再次在香港推出二十三條「國家安全法」。到時候,那些支持本土路線、但不支持「泛港獨」立場的抗爭一族,會不會進退失據,重蹈「大中華派」的覆轍?他們對「港獨派」不單「激嬲共產黨」,而且令共產黨有藉口大條道理推行二十三條立法,會不會因此與港獨派劃清界線?否則,「被港獨」會不會是所有本土派最終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