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

圖片來源:潘小濤、Tanya CHAN 陳淑莊 面書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點名批評港大學生刊物《學苑》後,大量明明不支持本土意識的人也紛紛出來「抽水」,更有不少人效法法國「我是查理」的行動,在面書轉載「我們都是學苑」之類的東西。這些轉頭像、面書示威之類的行動,在西方民主國家就可以接受,但是香港卻不需要這些無聊行俓。香港不需要「我們都是學苑」。

首先,為甚麼人們要轉發「我們都是xx」之類的東西?為的就是支持某團體或理念,向暴力或極權說不。「我是查理」就是人們支持《查理週刊》,支持言論自由,向極端伊斯蘭組織說不的行為。「我們都是學苑」就是支持《學苑》,支持學生的言論自由,向港共政權說不的行為。即是,「我是查理」的抗議對象是極端伊斯蘭組織,「我們都是學苑」的抗議對象則是港共政權。

那麼,為甚麼在法國就可以這樣做,香港卻不需要?在法國,人民是在民主自由的地方表達他們的不滿,他們的憤怒。他們的敵人-極端伊斯蘭組織不在他們的身邊。他們當然要和平理性地用自己的力量宣洩不滿。對待恐怖份子,西方國家可真是用武力打擊他們的!可是,在香港,我們是在沒有民主的地方抗爭,我們的敵人就在我們的身邊!每一天,港共政權也在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沒有選舉的自由,沒有看電視的自由,沒有言論的自由!我們一開始固然可以用這些方法去表達不滿,可是這樣的表達方式已經進行了很久很久了,也是不能起到作用,我們是不是仍然要濫用這種表達不滿的方式呢?轉頭像之類的面書抗爭已經被過分消費,部分香港人已被這種方式誤導,遇上任何事情都只是在面書示威,但是卻不去做實際的行動,轉了頭像,就覺自己為香港民主出了全力。這些對政權毫無作用,只能令自我感覺良好的行為,有何用處?當我們只懂濫用這些口號,卻不肯真正的抗爭時,我們真的能捍衛我們的言論自由嗎?

剛看見陳淑莊竟然也在面書分享《香港民族論》一書。她之前有說過真正的本土論述嗎?她是不是只為「抽水」才分享?《香港民族論》面世已久,要分享的話,為什麼不一早分享?面書抗爭沒有錯、不是罪,可是已經被部分人濫用,所以香港不需要「我們都是學苑」之類的宣示。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