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783EF9-9042-40AD-AEB8-84A6D67E4D40

一些花,是用來觀賞;一些花,卻是用來阻礙人觀賞。一朵朵栽種在城市的鐵銹花,讓風景都定了格。這裡說的,是懸在我們窗邊的窗花。

安裝窗花,是我們置新居後常見之事,人家拆禮物喜愛那破除包裝的快感,我們則要為新居再添一層隔膜。珍而重之,所以要千方百計地保護它。明明這不是喪屍橫行的時代,但這城市的人都是喜歡自命「早著先機」的,等到不幸的事發生,就能證實自己多麼有遠見。

有說窗花能夠防止盜賊進入屋內,等等,難道高層的單位也有此需要?還是見到低層的人如此做,自己也不得不跟著做?可是在我腦海裡,有錢人的單位都是一片落地玻璃的,反倒,比他們更少機會成為盜賊目標的人,卻更為害怕,把窗戶用鐵枝封起來。

就這樣,外面的人爬不進來,裡面的人掉不下去,彼此互不相干,就是最安全的距離。從此我們望到的天空,都被框住了一個個形狀,像蓋上了一個模子似的。感覺就像我們戴著一副網狀的眼鏡,看到支離破碎的影像。

有說,窗花能夠避免嬰兒亂爬而從大樓掉下。也對的,在這個城市中,新一代是永遠長不大的,需要受著最嚴密的保護,即使一天他慢慢長大,身體甚至已比窗框更大。

我們都是被半杯水哲學洗了腦的人,習慣看填滿的,不看溜空的,也許窗外的景色太廣闊,反倒讓我們感到不夠實在,沒有安全感吧。惟有觸手可及的,才可滿足我們擁有事物的慾望。

有人問,若論面積,窗花只佔一小部分,何不以包容的心去面對?如果真是這樣,何以區區數條馬路被堵塞的時候,我們便說成把整個城市都癱瘓了呢?看不順眼的事,已足以威脅我們的生存,不是嗎?

安全,是我們做很多決定的出發點,卻也是令我們徘徊在出發點的原因。為了不讓自己掉入危險的局面,我們設想著最壞的情況,在心裡做好預防,感覺就像把每分每秒都賺回來了。

生活很忙碌嗎?只要你想到自己的生活多麼有規律,沒有多餘的一剎讓你思索那甘苦的況味,你的人生也少了出亂子的機會,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呢。我們需要保護,卻不曾感到危險的來臨。因為我們保護著的,只是我們的內心。

我們會自命最安全的城市,是因為這是最沒自由的城市嗎?這裡說的自由,不是說我們有沒有人權,也不是說我們有否一個「自由」的經濟體,而是我們心裡的防範,把我們從城市中隔絕起來了。

監獄,是一個禁閉自由的空間,但不要以為它離我們很遠。看看你的窗子,其實,到處也是監獄。牢籠內的鳥,比井底的蛙更看能清全局,卻對現狀同樣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