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93ef57d765da37b400c20df35dbb1cybSOGW

※ 引述《yesnogod (是無神)》之銘言:
: 有錢人繼承財富,所以他們的小孩已經贏在起跑點了
: 那現在,該怎麼改變?
: 歷史總是用革命解決
: 怎樣不走革命這條路,而改變階級複製的不公呢?

首先我覺得「贏在起跑點」這說法, 是建基於把人的優劣勢, 放在財產上的。 而事實上, 財富以外人還是有很多重要的品質, 是先天不平等的。

例如智力, 體質, 樣貌, 國籍, 四周的社會環境, 父母的性格態度, 這些都是一個起跑點的問題。 而繼承大量財富不見得就贏在起跑線, 甚至很可能根本就輸在起跑線。

我舉一個例子, 就是光緒, 他毫無疑問繼承極大的財富, 可是他也同時繼承極大的限制。 結果他的一生只怕活得比常人更慘, 因為他連控制自己做甚麼的自由也沒有, 而且壽命也相當的短。 還有可能根本就是被人縮短的, 而這樣的例子並不是光緒獨有的, 另外一些是先天有疾病, 總之, 人類的起跑點並不單純由財富決定。 更不要說這就是一種勝利。

有人會覺得「擁有財富」就贏了, 單純就因為他自己想要而不可得, 便將這願望投射在他人身上而已。 這個心態本身惡化起來, 就是變成怪獸家長, 很多人把自己童年不能滿足的願望(例如學鋼琴), 強加於小孩的身上, 然後也讓自己小孩贏在起跑線, 結果反而是讓小孩在起跑線就很痛苦, 反而更像是輸了。

是故階級複製的問題, 本質是在於「社會不鼓勵改變上一代安排的命運」, 他的問題不在於不公, 而是在於過度強化社會的慣性, 妨礙和破壞社會的流動性。 人生的確有很多東西是先天安排好的, 但是根據社會進步程度的不同, 有些社會先天安排的東西幾乎無法改變, 有些社會則可以靠自己的意志去改變命運。

這也是歐美提倡「機會平等」這概念, 他主張的是, 怎樣讓每一個人追求一種改變時, 都不會在機會上被妨礙。 比方說, 一個人窮, 但他可以透過創業致富, 改變命運。 所以社會需要的是給予一個適合創業的環境, 例如有大量願意冒險的投資者, 對創業者認同並優惠等, 這些就是說, 雖然人類生而不平等, 但你有機會透過努力而改變很多先天安排給你的東西。

據說韓國人會安排一筆錢給兒女, 改變父母留給子女不足之處, 思想就很像這樣。 所以韓國人很多都會去整容, 雖然這看起來是被嘲笑的事情, 但用這個哲學看, 整容也是一種使樣貌不佳的人有機會過俊男美女人生的機會, 這也是合乎機會平等的理念的。

倒過來說, 王子也不一定要當王子, 貴族也不一定要當貴族, 人要做的是適合自己的事情, 而不是先天安排的事情。 像明熹宗可以當木匠而不用當皇帝, 就不必勉強他當, 這樣也是一種機會平等。

賭博啟示錄有一段這樣說, 如果籃球架一百米高, 人就不會試投進去, 必須將籃球架變成人可以覺得投進去, 那人才會投。 所以重點是要留意任何改變的門檻, 都不應拉到是高到幾乎沒機會掛成的。 而盡可能的減低或消除這些門檻, 就是處理階級複製, 或者任何「先天決定命運」問題的基本方法。 當然全然的平等斷不可能, 但隨著人類社會的進展, 人類改變命運的可能性是多了很多, 當社會整體有這個理念, 就能夠生生不息。

在我年代的香港社會教科書, 是有強調香港的理念就是機會平等, 也就是你們看到港星輩出的時代, 今天你也可以看到, 當香港的階級流動停滯時, 連電影都不好看了。

當然也有人認為, 「機會平等」這理念其實只是維持資本主義的騙局, 不過在實行上, 很多國家已在做這些事情, 例如日本, 德國, 就對房地產投資課以重稅。 不鼓勵社會以不動產致富, 故其實業, 創新, 科技相對發展得也較好。 這種社會多少較能發揮一些先天條件不完整的人的才能, 而不致於被門檻所埋沒。

至於革命, 革命和保守, 其實是一對雙胞胎, 因為保守的人太過想要複製現況, 才會引致倒過來產生激烈的革命, 這是面對保守得無法說服的人導致的。 如果優勢階級的人並不是那麼偏執的用盡一切手段去維持自己留在這階級, 社會本身就有很多自然流動的機會, 人類自然的愛情, 友情, 義理, 各種感情原本就是能打破階級的。 只要你不用甚麼「門當戶對」, 「嫁給那傢伙我一槍打死你」, 「不要跟窮人做朋友」之類的方式去強行破壞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