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am-650x452

昨天(一月十四日)梁振英在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時,煞有介事的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刊物《學苑》去年發表文章,「主張香港獨立」,對錯誤的主張,「不能不警惕」。被梁振英在記者會點名的港大學生王俊杰說, 學苑出版的 《香港民族論》,内容是探討而非鼓吹港獨主張;《學苑》亦發聲明指梁振英打壓學術及言論自由,制造白色恐怖。

《香港民族論》,本來只是在大學生及知識份子「小圈子」孤芳自賞的一本小書。梁振英在一年一度宣讀施政報告的日子,以大學生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認知有偏差為由,無的放矢般逐字引述書中港獨派思想重點,「主張香港尋找一條自立自決的出路」,「民主回歸論已死,香港民主獨立應運而生」。結果,當然是曲線為「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宣傳,變相邀請全城評論員與學者參與「港獨」討論,連帶外國傳媒亦對事件作出相關報導。 《香港民族論》發行商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書店,包括商務及三聯書局等,昨晚讀者詢問時回答:有客人把該書全部留起,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有供應。然而,這種欲蓋彌彰的打壓手法,在香港這個仍然算是開放的社會,只會有相反效果。洛陽紙貴,《香港民族論》暢銷之期,不遠矣。

我們不是梁振英「心裡嗰條蟲」,不知道梁振英為什麼高調對大學生出版的刊物大肆評擊。比較正路的看法,會覺得梁振英向來「勇武」,對打壓反對聲音,從不手軟。加上如果佔領運動結束淡化之後,北京有可能「要佢找數」,他未必可以「平安」完成任期。為免被「用完即棄」,他需要故意激起社會矛盾,令社會繼續撕裂,令北京更需要他這個「強勢領䄂」,「守護香港」。

可是,網上這兩年一直有一個傳聞。北京有一派人,覺得共產黨快將倒台,倒台後的中國形勢,以香港脫離中國統治,回復到好像以往港英年代的香港,對中共現時的既得利益集團最為有利。但是如何在香港民心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把香港推上獨立之路呢?人大831決定可以是摧化劑,但是大部份香港人,仍然會把「港獨」看成是禁忌。「港獨」兩個字,在香港的公眾場合,差不多可以說,敢說出來的人少之又少。要打破禁忌,靠本土派港獨派單打獨鬥打出一片天, 然而本土派的聲音在主流媒體實在微不足道,「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北京唯有叫建制主流聲音,曲線幫港獨文宣宣傳,而且效果也一定比港獨派自己發聲大得多。事實上,去年根正苗紅的民建聯議員,不下一次在主流媒體,向香港人拋出「港獨」這個概念。根正如曾鈺成、苗紅如李慧瓊,在去年佔領運動前後,都說過除非香港搞獨立,否則香港人是不能自決,改變人大831決定。今次梁振英 更「御駕親征」,在施政報告初段便大張旗鼓的討伐那些「偏離基本法的主張」,乘機帶引出「香港民族命運之決」的主題概念。可惜學苑現任前任編輯,都不懂得順水推舟,只是停留在「言論自由」的層次,沒有笑笑口多謝梁振英為港獨理念推波助瀾,營造黑色幽默,未免錯失了大好良機。

筆者另一篇文章【從「返回機制」再看中共對港殖民的三條戰線 】裡提及,魯迅先生說中國人喜歡折中調和。現在我們爭取真普選,結果就只會有假普選「袋住先」。如果我們旗幟鮮明爭取港獨,最後可以爭取到真普選的機會,必定會大大增加。更何況,關心自己未來的香港年輕一代,「我要真普選」只是無可奈何「袋住先」的主張,「香港民族命運自決」才是他們真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