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假的肥仔

數天前,有個5歲的小朋友問我:「689條仆街畀我抖下得唔得呀?」

梁特在發表《施政報告》前先打個小報告,令學苑一眾學生出版的《香港民族論》一時成為城中潮文,泛民個個突然成為了本土狂熱份子,甚至連「Je suis 學苑」如此噁心一事都做出來了。好吧,各有各做、深耕細作、各有各做、深耕細作、各有各做、深耕細作……聽說這是降伏分化魔心的金剛經。

我們還是將目光放回梁特身上,昔日曾蔭權亦嘗要將泛民孤立,奈何自己先跌倒,因為中央打了個噴嚏。今日梁振英卻得到「虎威」,可以公然指責所有泛民,隨意去扣帽子,面對別人質問時便擺出一副嚴而不威的模樣,只准特首收澳資,不許平民用匯豐。當然泛民也甚有情趣,特首、「順民」們愈是罵他們是搞事份子,有破壞而沒建設,他們就愈要保持這貫作風,做一個只能夠被趕離場的議員,連跟建制派鬥快入睡的份兒都沒有。不過,只在議事廳拋一兩個豆沙包,總比浪費1000隻雞蛋好。

往後會怎樣發展呢?香港逐步赤化,這是任憑你怎樣高呼「可恥」也逆轉不了;你要站出來,慈母隨時可以揮棍,他們已經有最高的特權;所有與政府不合的意見,都可以和「外國勢力」及「香港獨立」有關。你繼續畏首畏尾的話,就愈成過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