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324445_6067.jpg

提倡「港人港地」的梁振英竟然反對《學苑》 !梁振英昨日在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時「強烈」批評港大學生會出版的《學苑》,指內容講及香港獨立,民族自主等「港獨」專題,需要社會的警剔及注意,但是《學苑》所著重的是提倡本土的價值同理念。梁振英的施政報告及其言論只是一種手段,目的是想偷換「政治」這一個概念。他希望使人認為香港是必須與中國連為一體,香港必須以中國政府為優先,這種意識在施政報告表露得清清楚楚,但這是違反政府的本質,因為政府本身就是解決本地人的需要及問題而生。

先不要說概念上的問題,各位讀者可以回顧2012年的特首選舉,當年梁振英可以擁有高民望,除了唐英年的潛建問題,更重要是因為他當時強調會解決本地的民生問題,如提出解決住屋問題、零雙非、港人港地等政策。請問哪一種不是本土政策?如果當時梁振英強調的是中港合作、國民教育、中小學生回國交流等等,他會有高民望嗎?梁振英本身就是靠本土政策「上位」,如今卻反對提倡本土的《學苑》,根本是自相矛盾。

政府本來就要先向當地市民負責,處理當地的民生問題及需要。政府向當地市民徵收稅款,既然當地市民負上義務及責任,政府就要保障他們的權利,這是政府與當地市民之間的「理分」(編按:理分是指其責任與義務之分),這不是常識嗎?反觀現時香港政府的政策,單程證問題不解決,自由行問題不解決,一直推行中港融合,國民教育,普教中等政策,又怎樣令香港人不提倡「本土」理念呢?

事實上,香港人提倡民族自決,香港自治等概念,是政府逼出來的結果。

梁振英上任前,本土觀念在香港不是太普遍,梁振英上任後,一直推行「賣港政策」,新界東北發展,國民教育,香港人對政府漸漸失去信任,認為香港政府不能保障香港人利益。香港政府只是為中國政府服務,所以才使一班香港學生,學者及香港人研究香港自治,民族自決等理論,這是人之常情,香港政府竟然保障中國政府多於香港人的權利,負上了義務但沒有權利,甚至出賣香港人的利益。政府首先破壞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人不再信任政府,才會有「自己香港自己救」等口號,政府不反思或不認為施政有問題,那麼本土自治必然是香港的唯一出路。

政府不著重解決香港民生問題,反而卻多番幫助中國政府,政府面對香港民生問題,貧窮問題,福利問題就指開支要量入為出,不能輕易動用公帑。但中國當出現天災人禍,香港政府卻動用大筆大筆的公帑去幫中國「賑災」,那些「賑災」費用足以幫助及解決香港的民生問題。又例如興建高鐵,對香港的影響弊多於利,香港不少人質疑興建高鐵的效用,但是為了配合中國政府的鐵路政策,高鐵又被通過,花了近千億的公帑,這些例子就是反映香港政府重視中國政府多於香港人的權利,這就是本土思想興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