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歷史,無可否認人類天性上有股濃烈的暴力傾向,喜歡大伙兒看著自己的同類被殘殺。在古羅馬時期,我們會推那些基督徒落鬥獸場,讓他們和餓獅搏鬥。在中世紀時,每當異教徒被法庭用火刑處死,人們會在外面舉辦嘉年華會慶祝。即使到現在,人類雖然已經比過去二千多年的祖先文明和開放,但我們仍然有不少「替代品」,例如自由搏擊、散打王等等充滿暴力的節目。例如美國就有種叫「終極格鬥錦標賽UFC」的綜合格鬥賽事,就是要直到一方認輸或失去意識,比賽才會結束的生死遊戲。

所以大家可想而知,Deep Web,這個充滿人性醜惡的地方,怎會沒有這些血腥暴力的玩意呢?

其實最初筆者只有「V Ring」這個關鍵詞和知道它和一些非法比賽有關。但經過一番努力搜查後,終於有點眉目。V Ring的全名是「Vega Ring(維加的擂台)」,即使在Deep Web它也算是一個頗秘密的網站,但是它的勢力卻是非常之大。據悉,巴西、非洲、東南亞、甚至是中國西部也有「Vega Ring」的員工和「場地」。但這個如此龐大組織的網站是販賣什麼東西呢?其實它賣的東西非常簡單,只不是一些賭博遊戲來的…

一些用人命來做賭注的遊戲罷了。

「Vega Ring」的別名又叫Colosseum(羅馬鬥獸場),它投供各種超乎你想像的格鬥比賽讓你欣賞:拳手對拳手、拳手對野獸、拳手對老人、老人對老人、老人對小孩、小孩對小孩、小孩對殘廢…只要可以滿足你內心最變態、最邪惡的慾望,Vega Ring就會開辦,而且還要是Live Show,絕對不會剪接。另外,Vega Ring所有比賽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沒有規則、沒有裁判、只有勝利者才可以生存,敗者一定要死無全屍。

據傳聞說,Vega Ring原本只是一個人口販賣和走私集團。但有一天,它的管理層突然萌生一個可怕的念頭?為什麼我只做單純的人口買賣,不好好利用那些奴隸來大賺一筆?不久,他們便想到搞一個「現代羅馬鬥獸場」的網站,舉辦各種最血腥和最殘忍的格鬥比賽。

而事實都證明他們因而大賺一筆。

他們利用原本在落後地方的勢力,在一些偏僻的村落綁架人口,或應徵一些身無分文的自願者。之後,他們會把收集回來的「參加者」運送到最近的「鬥獸場」。有部份「參加者」有機會接受少許格鬥培訓,但也有很多是被直接扔到「鬥獸場」內,和未知的對手進行生死格鬥。比賽的場地沒有限制,可以是草原、湖邊、城市、甚至是水中。除此之外,大會還會在部份賽事提供各種冷兵器,例如刀、劍、十字弩等等,讓賽事更有看頭。

由於Vega Ring專門做有錢人生意,所以入場門票非常高,更不用說投注的金額啦。但正因為如此,所以它不用在Deep Web做太多宣傳,只依靠有錢人之間的介紹就好了,所以有關它的資料真的不多。

當筆者收集到上面的資料時,仍然覺得不太滿足,但得知Vega Ring的賣買全都是用Bitcoin(一種很少人用的網絡貨幣),而筆者銀行户口的錢連半個Bitcoin也買不起時,除非筆者自願賣身當「參加者」,否則很難知道更多Vega Ring的資料。最後在苦無頭緒的情況下,唯有問問我其中一個西班牙網友。

那個西班牙網友在之前也做過類似的資料搜索。他說當時有個美國網友向他分享了自己一次上「Vega Ring」的親身經歷,經過整理後,筆者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下︰

其實我平時也有在Deep Web搜尋一些你們稱為「變態血腥」的影片,所以久而久之,我也熟悉很多以「獵奇」為主題的網站。但反而「Vega Ring」卻是一個現實世界的朋友給我,我之前在Deep Web也沒有怎樣聽過。後來才發現,因為它的入場門檻非常高,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身家,根本沒有可能在那裡「玩」

「Vega Ring」的比賽主要都是以動物對人類為主。那些動物都受過特別訓練,非常凶狠,而且種類非常豐富。由大型野生動物,如淙熊和灰狼,到一些你平日看似可愛的寵物狗也有。而那些人…你由他們在鏡頭面前的樣子,都知道他們是被逼或者身不由己。他們的樣子是多麼的恐懼和無助,四肢僵硬地站在鬥獸場中央,任由野獸把他們撕成碎片。而且你由他們瘦削的身形,都知道他們是來自一些落後國家。當然,偶爾也有一些過氣的拳手會來到Vega Ring賺錢,但人數不多。我不敢評論Vega Ring的做法,因為我自己也有份觀看,雖然賺得不多。

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我第一次進入Vega Ring的網站時,是那麼令我震驚和不安。它的規模是多麼的大,網站是多麼的完備,但它販賣的東西卻是如此可怕。Vega Ring的網站設計仿如Youtbe,有很多不同的頻道,絕對令你花多眼亂。當中主要可以分為「Fights to Beats(生死格鬥)」和「Fights against Animals(人獸大戰)」。「Fights to Beats」又分為「Voluntary vs. Voluntary(志願者vs.志願者)」(其實都包括那些被綁架的人)和「Voluntary vs. Expert(志願者vs.專業拳手)」。「Fights against Animal」則分為陸地(狗、老虎、公牛、熊)和水中(鯊魚、魔鬼魚)。

那時的我已經深深被整個網站吸引住,急不及待想來賭一場。我馬上查看Vega Ring的時間表,發現它幾乎每天都至少有一場比賽,週末更加可以有四五場。我看見最近的賽事在4小時後開始,那是一場「志願者vs.志願者」的比賽,標題叫「Syed vs. Kifah」,兩個都看似是中東人的名字。

我立即按進去「more detail(詳細內容)」看看,那裡有詳細的比賽資料:「比賽形式:死鬥(可有武器),場地:戶外,參加者資料:Syed、男、14歲、出賽場數:2 Kifah、男、12歲、出賽場數:5」。天啊?那兩個男孩只有14歲,豈不是和我的女兒一樣大?!坐在電腦面前的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除了以上的資料,那個表格還包括兩個男孩的照片、血統、出生地、戰績、投注金額和賠率等,簡直好像他們不是人類,只不過是賽馬場內兩匹馬般罷了。

因為Vega Ring的比賽一定要給錢才可以看,所以我用最低金額買了Kifah勝出(畢竟他出場次數比較多),來觀看這些生死格鬥的真實情況。

當天晚上,我準時返回Vega Ring的網站,發現Live Show已經差不多開始了。Live Show的網頁很簡單,只有顯示賽事的螢幕和觀看人數。我瞥見觀看人數有成數千多人,雖然數目遠比其他網上賭場少,但足以讓我驚訝世界上究竟有幾多人竟然會以小孩互相殘殺為樂?

鏡頭正顯然一個戶外的競技場,競技場大約有一個羽毛球場那麼大,四周被鐵絲網包圍。場外是一大片被沙塵覆蓋的荒野,明顯是中東的沙漠地區。欄杆外也有幾個持槍的工作人員和戴著面具的觀眾徘徊著,以防萬一。

不久,鏡頭外傳外敲打鈴聲的響聲,象徵比賽正式開始。我看見兩個矮小的男孩分別由左右兩旁的活門進入競技場。他們瘦削的身形沒有任何防具,赤裸裸地露出滿身疤痕的胸脯。他們兩手緊持住大會派發的武器,神情戒備。那個叫Syed的男孩拿著斧頭,而另一個拿著鎚子的應該是Kifah。他們的身軀雖然比同齡的孩子精鋼,但眼神仍然稚嫩得很,恐慌和不安仍然清晰地呈現在他們幼稚的臉孔上,不知道是不是大會故意那樣做。

他們沒有等待太久,很快就衝向大家,開始他們的生死格鬥。Syed先發制人,高舉斧頭,狠狠地朝Kifah的頭頂砍下去。但幸好Kifah及時用鎚子擋住,才不至於被砍成兩件。兩人就這樣僵持住,但Syed體形略比Kifah高大,所以力氣上佔有優勢,Kifah恐怕支撐不了太久。Kifah危中生智,猛然向後一躍,讓Syed撲空跌地。Kifah不敢怠慢,抓緊時間,舉起鎚子朝Syed的頭打下去,但Syed連忙翻身,避開Kifah致命一撃。

兩人再次站起來互相對峙,這次兩人失去理性,胡亂揮舞手中的武器,就像變回小孩子打架般,但卻是真實血腥版本。兩人雖然未能給大家重撃,但那些重兵器左擦右過,讓兩人刮痕遍體,鮮血四濺。最後,Kifah展露他多場連勝應有的功力,來一個漂亮的側身,避開Syed的攻擊,再用鎚子狠狠地砸落Syed的後腦。Syed的頭顱立即像西瓜般爆開,腦漿四濺。

Kifah怔怔地倒臥在地上的Syed,樣子不帶半點情感,就好像那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十秒後,大會見Syed仍然不起身後,便宣佈Kifah勝利。

我睜睜地望著Syed破碎的屍體倒臥在地上,紅血色的腦漿由頭顱徐徐流出的畫面,痛苦和恐懼的情緒竄遍全身,有種想吐出來的感覺,心想為什麼那些人要逼那些無辜的孩子做出如此可怕的事?強逼他們互相殘殺?當網站提醒我赢得的款項已經傳到我的bitcoin戶口時,內心的罪惡感令我更加感到悲痛欲絕。我立即關掉Vega Ring的網頁,內心久久不能平伏下來。

雖然我之後把赢得錢捐贈到慈善機構,但我仍然久久不能釋懷。我知道聽起來很犯賤,但我現在仍然不時會上Vega Ring賭博一下,但絕對不會再看小孩互相殘殺,或者其他類似的比賽。最後,恕我不能給那些比賽的照片你,除了那個網站有保密聲明外,我不想間接令更加多人上這個網站,所以你們當聽都市傳說好了。

筆者按:

筆者懷疑大家對Vega Ring有沒有興趣?畢竟,我們這幾個月看得太多「Expert (with weapon) vs. Voluntary (without weapon)」的Live Show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