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4437_1510995442459489_1857547980_n-640x420

新香港人are coming to town

梁振英政府的第三份施政報告,今日(一月十四日)出爐。其中「人口政策」部份,提出「優化人口」策略,除了「釋放與培育本地人力」,更會吸引外來人才。那些一般香港人不甚了了,林林總總的名目,譬如「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内地人才計劃」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這些項目的留港安排,將會獲得放寛。其他宣佈,譬如調整「優秀人才」的計分制,研究制訂「人才清單」等等,這些消息當然會在微訊微博中廣傳。施政報告亦指出,建造業面對「嚴峻的技術工人短缺和老化問題」,需要輸入技術工人。另外,為應付人口老化,會撥款增加醫學院學額,同時有限度聘請「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等等。

港共政府的所謂人口政策,其實可以籠統概括為「『新香港人』換香港人」。一方面說香港人口老化、專業錯配,一方面將本地院校的大學學位對中國學生中門大開,他們畢業後,政府再放寛這放寛那,方便他們「留港建港」。同一時間,卻用盡方法把本地年輕人趕離香港。這個人口換血計劃,是為巨大的社會工程,當然也不能直接的宣之於口,唯有用種種藉口方式,令香港的年輕人,「躺著也中槍」。

當年「總設計師」鄧小平盤算,香港「民主回歸」思潮一向強勢,覺得用十年時間,在香港「搞好思想工作」,中共支持的候選人,絕對可以在特首選舉中大勝。所以草擬基本法時留白,容許香港可以在2007、08年實行雙普選,以正式完成「香港統一大業,垂範台灣」。可是,中共元老當年萬萬沒有預計到,他們的「人才」,一蟹不如一蟹,在奪得香港主權快十八年的今天,「大國崛起」了,可是共官對香港人的統戰,會如此的一敗塗地。如今共產黨需要利用以前只是對付外族的殖民手段,企圖在短短十年八年間,改變香港的人口結構,以完成上級交帶好,全局控制香港的任務。

中聯辦的香港黨委書記及各級芝麻綠豆官員,經過近三個月的佔領運動,如果還未「人頭落地」,剩下來的工作,當然是要指導梁振英政府如何加速對香港殖民的步伐,特別要針對的,當然是那三分之二支持佔領行動的年輕人。政府開設五花八門的渠道,不斷輸入「人才」,提高各行各業的入門門檻。那些質疑政策排斥本地年輕人就業的輿論,可以用年輕人「懶惰」、「唔願意面對競爭」輕易令臣服於「獅子山精神」的香港人,不再追究為什麼二十年前大學生的起薪點,和二十年後的現在,幾乎一樣。同一時間,政府也會做好宣傳攻勢,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令一眾家長相信,年輕人留在香港是「死路一條」。中產家庭出身的就要「放眼世界」;基層家庭長大的,「祖國才有出路」。

上個月初佔領運動接近尾聲時,梁振英到商業電台《人民大道中》節目時舉例指出,讀工程的畢業生,在香港學以致用會比較難,所以呼籲在香港找不到機會的年輕人,考慮到海外發展。香港年輕學者沈旭暉,在佔領期間寫了兩篇長文,題為【不中聽的話】,大意是指「佔中」不可能令中共中央對香港的選舉制度退讓。十二月初,沈旭暉接受明報專訪時苦口婆心 ,與梁振英遙相呼應的說:「我身邊不少朋友,住在一個地方,讀書在一個地方,工作在一個地方,休閒在一個地方,國際在另一個地方,但他們的身份認同,依然在香港。」直接叫有條件離開香港的年輕人,放棄與中共抗爭。35歲的沈教授說:讓香港成為「另一種存在」。

特區政府早年已經與多個國家談妥working holidays的條件, 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可以到外國遊歷、工作和體驗生活一至兩年。 當中可以選擇的國家有日本、韓國、法國、德國,也有英語系國家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和愛爾蘭。其中譬如澳洲,最低時薪是香港的三倍,找工作也一點不難。「有得去,你真係唔去?」可能會在不遠的將來,成為政府「青年工作」的宣傳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