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48c735c98234143e211d58ac6ce00f

 

昨日(一月十二日)東方報業集團率先以頭版報導,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四個月前到訪北京時,公安部官員表示正計劃設立「返回機制」,讓「今生不做香港人」的新移民或「雙非童」放棄香港身份證,重新申請「内地戶藉」。報導說新機制最快今年實施。筆者上一篇文章【從長和遷拆看中共對港殖民三條戰線的富豪戰線】討論中共對港的殖民政策,這篇文章會從這個「返回機制」,繼續相關討論。

這個80年代初開始實施的「單程證」制度,主要以家庭團聚為由,讓大陸人移居香港,名額上限為每天150人。當年港英政府與北京政府有默契,港英沒有要求其中移民的審批權。及後基本法第22條第4項寫下了這個默契:「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97年後,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名額申請移民香港,涉及中國多個部門的利益所在,決策當局當然不會輕言放棄。懂得「國情」的申請人,自動自覺的送個紅封包給部門主管,疏通疏通,至少保證自己的申請不會石沉大海。 特區政府亦以基本法條文做擋箭牌,不但不要拿回審批權,而且連參與審批程序,也不想過問。

近幾年中港衝突白熱化,每每有突發事件或法庭有關的判決,審批權爭議便成為社會上一個「無限loop」的議題,重新浮面。譬如13年12月,終審法院裁定,新移民來港一年,即有權申請綜援。輿論大嘩。香港的基層大眾,大部份雖然也覺得「血濃於水」,但是在他們的印象之中,新移民是前腳來香港、後腳便有人幫手辦好社會福利的申請。這種事情傷害了「獅子山精神」,他們絕對是咬牙切齒、深惡痛絕。他們當中其實有很大部份是建制派的支持者,所以今次由「工人代表」黃國健出面宣佈消息,不算意外。

魯迅有一段很出名的譬喻:屋子太暗,要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這個「返回機制」,再一次引證到共產黨明白中國香港人的調和折中心態。當本土派熱烘烘的把單程證審批權這個議題炒起,這個「返回機制」,當然是「中庸之道」,好讓向支持者交代,「佢哋住唔慣搵唔到食會返番去」。然而,黃國健也老實不客氣的指出,他們收到的求助過案,每年只有幾十宗。相比每日一百五十人「移入」,一年幾十個家庭「返歸」,可說是九牛一毛,對殖民大局無傷大雅。如果能夠用這個機制減低社會上爭取審批權的聲音,就更加物有所值。

需要利用單程證取得香港居留權的大概都是基層民眾。政府的官方數字,實際來港居留的人數,大約每日120人,近7年有31萬大軍用單程證方法來港定居。然而,近幾年來,除了「單程證」取得香港居留權,中共殖民香港的方法已經變得五花八門:輸入内地人才計劃、非本港畢業生留港就業安排、投資移民等等。三年前薄熙來權鬥失敗後,他和他的老婆相繼被抓,傳媒揭發了他的老婆薄谷開來原來擁有香港身份證。香港輿論好像見怪不怪,傳媒也沒有跟進究竟有多少中央政治局的家屬擁有香港人的身份,以及利用什麼途徑取得香港人的身份。中共的殖民大軍,已經悄悄然由中港邊境來來回回的水貨客一族,發展到進駐港九各區寫字樓的白領男女。

「返回機制」還有一個不明言的精妙之處。那些已經移居香港的中國公民,會不會因為某些原因「被返回」呢?如果先例一開,甚至只是發現有這個可能性,那些本來以為來了香港就脫離「黨的領導」的新移民,還是要重回「黨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