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壹傳媒連番受襲,不但公司總部,老闆住所被投擲燃燒彈,旗下出版報刊也被賊人盜走,《蘋果日報》將連串打壓新聞自由事件與六七暴動時被左派暴徒燒死的林彬相提並論。然而知名左膠周諾恆大發偉論,直指林彬事件中,「死的是一個屈㯋妍式親建制輿論打手,不是甚麼狗屁言論自由鬥士。」及後又說林彬是「死有餘辜」。

1

 

盧斯達君對此破口大罵之,但這次我倒不同意了,我挺周諾恆,親建制輿論打手的確是死有餘辜,死不足惜。

十一金紫荊廣場外築起人鏈,阻止抗爭者衝擊的左膠,高呼「唔好落共產黨面」、「要尊重個國家」、「唔好比藉口解放軍清場」,這些人的言論,跟「親建制輿論打手」毫無二致,既然我也叫過他們切腹謝罪,也不能打倒昨日之我,所以他們絕對死不足惜。

當抗爭者都有共識,不要讓抗爭嘉年華化時,一班左膠在旺角佔領區大攪狂歡派對,打麻雀、打乒乓球、製作棉花糖,將嚴肅的抗爭場地變成胡鬧嬉笑的樂園,翌日這些玩樂的照片全登上了共媒《東方日報》的頭條,讓其對佔領行動大肆抹黑。如果「親建制輿論打手」是死有餘辜,提供彈藥給這些打手攻擊雨傘革命的仆街陷家剷,又是否罪該萬死?對了,這些仆街陷家剷就是由周諾恆帶領的。

當抗爭者意圖衝擊立法會,將抗爭升級時,一班泛民議員唯恐假戲真做,立即喝止,事後急忙劃清界線,平日念念有辭的「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全部拋諸腦後,泛民議員們不去拉布癱瘓政府,卻連忙發表聲明,跟政府口徑一致譴責暴力,請問這些所謂「反對派議員」,又算不算「親建制輿論打手」呢?不管算或不算,我也認為他們死不足惜,死一千次、一萬次也不夠。

是的,這次我堅決站在周諾恆的一方,林彬先生的節目我沒聽過,我連他的聲音都不知是怎樣的,所以我無從判斷他到底是否該死,但我卻很認同「親建制輿論打手死有餘辜論」,所以,周諾恆君與你的朋友仔們,快點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