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青年事務委員主席陳振彬的論調,早就習已為常,毫不意外。對於這羣住在「堅離地城」的中產、當權者,青年工作是他們爭取光環的工具,年青人同時是他們批評、炫耀、欺壓和爭取優越感的對象。也許真的有些「有心人」是真的希望幫助年青人,我當然也遇過不少可敬的長輩,但他們是不是真的了解年青人,甚至知道社會正在做什麼,又是另一回事了。

(圖片來源: 明報美術組製圖)

(圖片來源: 明報美術組製圖)

我在當實習生期間,在一個蚊型公司工作,那年老闆剛好是某「藍黃色慈善會」的年度主席,我這個雜工自然就要幫忙處理有關事務,包括宣傳、活動設計等。先不談名不乎實,工作量極多的實習工作,他們的青年工作只是為求「慳水慳力」又搏取到光環的垃圾活動,主角從來不是年青人,而是給一羣離地中產自high和結識朋友的平台。有次,老闆提出要舉辦一個暑假工體驗活動,well
ok,目的呢?就是他認為現今的年青人太嬌生慣養,低工資和辛苦的工作不肯做,於是要讓他們體驗一下刻苦的工作,例如洗碗、清潔等。我反一反白眼,問:「如果青年人可以找到比較舒服又高工人的工作,將心比己,你會作賤自己去刻苦嗎?」他便重覆又重覆「獅子山下」精神,從前「串膠花」的日子云云……ok,你喜歡吧!而整個服務最重要是可以有人注意,有傳媒注意,其他地區的會未做過,所以標題要夠「爆」。年青人點諗?Who cares?他們最愛舉辦就是可以拉張banner拍大合照,請年青人去迪士尼的活動,原因說到出囗是「方便、容易、不用上身」。okay,這就是這些上了岸的人眼中的青年工作。

在離職的那一天,正值雨傘革命剛開始的時間,在我的Farewell lunch中,他又發表他的偉論,不外乎「年青人生活苦悶不滿」、「他們太傻不知足,以前生活更苦」等等,最深刻一句是「改變不到人便要改變自己啦!」。在同事的沉默中,我拋下了一句「你認為他們只是因為兩餐,是因為你就是這樣!」沒錯!他們自己的人生價值是「搵兩餐供層樓」,便要求下一代不能有別的選擇,他們便是香港精神的代表,卻忘記了自己幸運地坐上了八十年度發展的夢幻列車。他們囗説服務下一代,但心裏最看不起年青人,最愛用上八九十後的標籤製造矛盾。(後來他說會給我的reference letter因為種種行政理由拖完又拖,小器過方丈。)

當然,我不會說所有年青服務也是如此,事情上,我也遇過不少用心幫助年青人的長輩和中產人士。但我在此警告那些離地中產和政府,收手吧!青年事務不是你們搶光環和爭取利益的工具,用你第三隻眼看清楚現實才放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