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M先生到了九龍灣e-max的結婚展,為的是準備一下德國的婚禮和其後的化妝派對!

老實說,這是有點令人失望的,因為其中兩個展覽館都是些關於婚紗攝影的攤位,而那些價格… 唔… 還真是屠宰式的「水魚價」。

雖然影結婚照花的是M先生的錢,但是我也不想他當「老襯」,試想想,他和我結婚已經是一件很「老襯」的事情了,還要在財政上都「老襯」一回的話,這世界也太沒天良了吧?而我們亦一早已經決定了農歷新年時到泰北拍Pre-wedding,當地泰國的一個老外攝影師團隊從曼谷與我們「出差」兩天,所有照片附送執相服務,也不過是一萬港元,這個價格在香港本地拍攝也不行了吧?

所以,我們就沒有在這兩個屠宰場裡多逗留了。

然後,我們就到了最後的一個展覽館,就是主要賣婚戒和酒席的。

起初,我們到第一二間的攤位查詢時,還是有點尷尬的,但是那裡的店員都沒給我們什麼奇怪的眼光,我們也慢慢適應了。

試了五、六間戒指店,我們有兩個要求:

一 簡約而有男人味
二 不要鑽石

第一點很簡單,其實款式和我製作的那一隻差不多就行了,只是把物料由銀換成白金之類更名貴的材質就可以。

而不要鑽石是我和M先生的共識,一來男人戴鑽石不好看,二來是血鑽的問題,我不希望把我的幸福建築在任何人的不幸之上,那怕那個人是和我八杆子打不著身處非洲某個礦洞的可憐工人,這是我的原則。

不過,價格方便也不便宜,一隻像我造給M先生的戒指,竟然索價由八千至一萬三千元一隻不等,這也太誇張了吧?!我們之前在德國某網站看中了一對的戒指,連同近20%的銷售稅也只是七千而已,看樣子,還是在德國訂製吧,扣了銷售稅後,質量、設計和價格都要比香港的便宜,沒道理要在香港付成萬元買一隻中國工廠生產的戒指吧?

其實,我們做香港人真的很可憐… 東西一點也不便宜也算了,產品的質量和質素也次一等… 唉…

唯一的收獲,是我們拿到了一些酒席和到會的報價讓我作為香港結婚派對的參考資料。

一間酒店的自助晚餐,索價每位近600元… 嘩!連同佈置什麼的,每位賓客不就起碼要給700, 800?!!! 有些更誇張一點的五星酒店,要上730一位… 然後我望望菜單 — 你煮什麼垃圾給我的賓客食了?! 都是些很普通很隨便沒誠意沒創意的典型公司自助餐式的食物啊,而且款式又少得可憐,$730我好意思給,你也不好意思收了吧?

回到M先生的家裡,拿著紙筆,躺在他懷裡開始對這些餐單吐糟,一時興起,就開始寫我的結婚派對餐單…

餐單是什麼呢? 下篇文章再告訴你, 不是我要賣關子,而是stocrin的木1藥力開始生效,我開始暈,寫不到東西打不不孑5到字了,不好意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