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周庭IG

來源:周庭IG

筆者上星期曾發表一篇聲援周庭的文章,在此先感謝總編的命題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但對大部份著眼於那「四千癡漢」而感到有點失望,畢竟整篇文章不是去號召什麼周庭親衛隊(註:筆者從來不是親衛隊成員),而主要想帶出現今政府的政治智慧是何等的低下,這也是為何筆者幾日前發表一篇有關梁特首該如何處理「政治犯」的文章

雨傘革命後,社會可算是「回復秩序」:香港人繼續早出晚歸,政府繼續推出一些與民為敵的政策,膠登討論區繼續人流偏低並且每隔幾天一小吵,亞洲電視繼續欠薪,警察繼續維持社會治安,至於政客則繼續製造不同的政治議題以維持他們的曝光率,譬如什麼「中國先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杯葛政改諮詢」、「白票收尾門」、「辭職公投」等。由於這是他們的職業,筆者表示理解,始終政治就如娛樂圈,若你不自己製造一些出位的話題,你就沒有利用價值,而「被慈母預約被捕」就正正是其中一樣政客製造話題的伎倆。

清場後一個月,警方高調展開拘捕行動,「預約」抗命人士。正常人來說,當知道自己將會被拘捕的時候,多感到害怕,然後就是逃走。留下等候被捕的,恐怕只有為了成全上帝給他的使命的耶穌,但甚至是祂要被抓的時候,祂也會感到害怕和痛苦。但從筆者所見,大部份政客對於被捕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感到無上的光榮,去警署就好像準備去接受好市民獎一般。這情況就好像預先有一個劇本,有正派有反派,大家好像都知道劇情會如何發展:反正是一場戲,又何來害怕呢?被捕當日(在筆者在寫這篇文章是已經有人正式被拘捕),一方列隊保送你進警署,另一方卻大鑼大鼓的聲援你,名為抗議,實為你的粉絲,當然還有大大小小的傳媒爭先為你拍照。在香港,這樣的情況只會在韓國明星出現於機場才會出現,現在居然在警署門外發生,著實有意思。(註:筆者忽然在想,如果自己這樣的無姓無名的人士被捕,會否有人會聲援我呢?恐怕只會有自己的家人吧,毒男並沒有很多朋友,當然,如果周庭能來支持我就更好了。)

讀者還記得的話,佔領初期,尤其是第一個星期,群眾由於每天都擔心警察清場,不斷去鞏固路障,除了鐵馬,還有水泥、索帶,甚至竹棚,他們做那麼多事,目的恐怕只有一個:就是防止警察去清場。不知何時,有人高呼抗命就是乖乖被捕,然後高聲喊幾句口號,吸引傳媒注意,而到現在,居然有人乖乖送上門並說這是公民抗命。如果公民抗命的結果是為了以被捕而反映制度的不公義,那麼這跟在特首選舉時支持投白票以抗議小圈子選舉有何分別呢?就如某政黨主席所言,抗爭了那麼久仍然只有這樣的結果,簡直是「貽笑大方」。現在泛民所言的「公民抗命」,充其量只是一套上演了兩年的「公民抗命騷」,其精彩程度比香港電視的選戰更具觀賞性。筆者甚至可以預言,被捕以後,香港政壇只會上演多場「壹號皇庭」,香港人,你們有眼福了。

在電視劇裏,有人為了做主角,不惜整容,花錢攀關係,簽下長長的合約以博取高層歡心,甚至會出賣肉體,中傷對手或者做一些損人利己的事。不過,當成為了主角,他們會感到無上的光榮,不論演什麼角色,總之是主角,有很高的曝光率,他們就會很高興了。現在的泛民,就像一班很想做主角的演員,為了曝光,什麼都能演,其中包括階下囚。周庭卻不一樣,同樣地,她被預約,但她的反應不是像預先知道劇本的演員,她是感到害怕。而作為已經退下來的學民思潮成員,她並不想做主角,並不想做女神,她現在是一位平凡的女孩,只是比較關心政事罷了,為甚麼警方要把她看成出頭鳥?為甚麼人們要把一個甘於平淡的女孩推到政治舞台的中心呢?雖然對於周庭去警署接受警方預約,筆者對此實在不敢苟同,但亦尊重她的決定,但亦希望警方跟泛民能讓一個已經累透的女孩休息一下,筆者著實不忍心有一天在周庭臉書上看到網絡紅人「阿寶」的照片,叫大家給她「抖下」。

政客和警察之間的公關劇,苦了的是周庭BB。周庭,辛苦妳了。

P.S. 最後在此再次呼籲一句,如果周庭看到這篇文章的話,筆者非常希望妳不要在被捕當天與黎汶洛同行。如果可以的話,筆者多麼希望與妳同行,至少我不會讓妳就這樣被捕。(如果覺得太肉麻請Del)

P.S2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