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_grad

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接受有線訪問時,形容大學生申請公屋是「放棄自己」,理念有「少少歪曲」:「我做佢五、六年嘢,我就開始畀首期去供間樓屬於自己,呢個先係年青人的朝氣,所以我覺得理念上有啲歪曲咗。」

月薪一萬,要付出一半以上人工去交租,呢個社會就唔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