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星期五何俊仁宣佈計劃辭職公投的同一日,香港人更加關心的,應該是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另一個宣佈。這個宣佈有兩個重點:分開長實和黃兩個集團的房地產與非地產業務;重組後的兩間新上市公司,將不會再在香港注册,新註冊地是加勒比海的英屬開曼群島。

中共對香港的政策,即所謂一國兩制方針,基本上是「只要外殼不要人」。香港的五光十色的高樓大厦、滾上滾落的股票市場、甚至是與「國情」格格不入的英聯邦式法院系統,可以接收的統統都要。不想要的,是你們一群「離心離德」,不接受共產黨統一戰線所感召的香港人。共產黨要為香港人口換血,定下三條主要戰線:第一條戰線:有共產黨黨籍的紅色資本家,取代香港的超級富豪;第二條戰線:受共產黨教育薰陶下成長的專業人仕,排擠香港土生土長接受西方價值觀念的年輕一代;第三條戰線:單程證來香港不久便有資格申請香港福利的「貧苦大眾」,「溝淡」香港一眾「手停口停」的基層市民。我們不仿從李嘉誠決定遷拆,看看中共對港殖民的第一條戰線「富豪戰線」。

政客只說不做,商人只做不說。一個如此規模龐大的集團架構重組、遷拆計劃,李嘉誠只輕描淡寫的形容為「為了做生意更方便」。留白不說的,是集團如果繼續在香港註冊,做生意就不方便了。這三年來梁振英當選後,李嘉誠曾經多次強調長實和黃不會撤資和更改公司註冊地點,這次他也不算食言,因為重組後長實和黃也不復存在了。

亞洲首富如此的一個重大動作,馬上引來人民幣資產暴跌的憂慮。一篇【李嘉誠重組長實和黃釋放危險信號:人民幣和人民幣資產或暴跌】,一夜間幾乎成為投資者的必讀。「商人無祖國」,但是這位香港首富絕對比一眾覺得「佔中」令他們「沒飯吃」,但同樣面對中共對港殖民攻勢的香港「投資者」,政治觸覺敏銳得太多。

李嘉誠及一眾香港「大孖沙」,成長於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南逃到香港另創一番新天,但是對當年共產黨,如何迫害殺戮資本家,不會忘記得一乾二淨。他們發迹後,在八九十年代與共產黨合作,互用互利。共產黨為他們大開方便之門,成為第一波「抵壘」進駐的投資者,錢當然是大賺特賺。但是他們當中,可能只有董建華一個「真心膠」,會念念有詞「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更好」,甚至為梁振英上台,親自向「習大大」扯線。

在三年前的特首選舉,中共中央因權鬥而陣前換兵,在選舉前幾個禮拜改變主意,欽點梁振英做新一屆行政長官。雖然大勢已去,但是李嘉誠沒有轉軚「袋住先」,卻帶領一眾「挺唐派」不賣中共中央的帳,身體力行證實小圈子選舉也可以有「競爭」。投票後李嘉誠還叮囑記者:「我投給唐英年先生,不要講錯呀。一定,邊個人我都不撤資,我愛香港,愛自己的國家。」相比李兆基「玩失憶」,說自己已經不記得投票給誰,或者郭炳江說保障私隱,不會透露投票支持誰,李嘉誠的確不單單是首富,而且擁有領䄂風範。

這幾年來,政府拋出一個又一個大型基建項目,甚麼高鐵工程、西九文化區、新界東北發展、港珠澳大橋等等,令崇拜「發展就是硬道理」的中國香港人腎上腺急升,對反對意見統統認為「阻住地球轉」。然而,當某某省某某級別的一個官員打一個直線電話給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吩咐什麼什麼工程要留給某某的一份兒, 香港一眾超級富豪,知道香港做生意的遊戲玩法不同了,對政府還有多少「影響力」,「自己知自己事」 。

郭氏兄弟賄賂案,郭炳江上個月底被判監五年,李嘉誠一定看在眼裡,味在心頭。在白花花的銀子和家族聲名甚至性命之間,李嘉誠會懂得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