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唔係咁抽的。我不是不同意論事要談脈絡,但我們記得甚麼叫比例原則嗎?我對平民表達政治訴求時的守法要求不高,如果今天伊斯蘭極端份子跑去爆玻璃,或者趁別人下班時往查理辦公室扔汽油彈,那我也覺得OK,我們可以檢討一下法國對伊斯蘭公民的態度。但這是不是單純及物暴力,他們殺人。一群平日也不見有多Follow中東事務的人些時忽然大愛,談論法國對伊斯蘭怎樣怎樣,這不正是恐襲見效,成功爭取公眾關注了嗎?講話也得挑時機OK?你們平常又去了哪裹?查理酸天主教時,你們怎麼不說我們不可以用言論自由為名攻擊別人的宗教?不管你們實際如何想,客觀結果就是趁伊斯蘭受到負面矚目時才出來講流行話題。

1. 911事件發生,我們不得不考慮美國在中東的暴行,當然殺人有錯,但我們得重新思考恐襲的定義
2. 昆明恐襲發生,我們不得不考慮中国在新疆/東突的暴行,當然殺人有錯,但我們得重新思考恐襲的定義
3. 以巴衝突發生,我們不得不考慮巴勒斯坦在以色列的人肉炸彈暴行,及他們在六日/月戰爭時意圖把以色列全面趕出中東的作法,當然殺人有錯,但我們得重新思考恐襲的定義

如果你們對以上3句陳述都是贊成或反對,那才算consistent吧!Seriously some of the articles just make me s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