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昨天(一月九日)宣佈,會在今年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表決後辭職,引發變相公投,讓市民以選票反對人大831三落閘決定。連日來傳媒沒有對這個消息放過甚麼風,所以這個宣佈來得突然,關心政改走向的朋友,當然馬上議論紛紛。民主黨二十年老字號,走到今天,我們不妨首先談談民主黨以及何俊仁。下一篇再分析今次這個「遲來的公投」究竟所謂何事而來。

民主黨的前身是九十年代初的香港民主同盟,在八九年北京血腥鎮壓學生運動之後組織成立。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與「黨鞭」司徒華,是「堅定不移的民主派」,相信當年不同政見的市民也不會反對。這句也是97年前民主黨的一個主要選舉口號,當時的立法局選舉奉行雙議席雙票制,民主黨支持的候選人,很少輸給建制派支持的候選人。

北京不讓在港英治下的立法局議員「坐直通車」,在基本法以外潛建了「臨時立法會」,大多數民主派議員於97年6月30日「落車」,到98年5月特區立法會第一屆選舉才重新加入議會。然而,臨時立法會運作的一年裡,通過了不少影響深遠的法案,包括更改立法會選舉規則,由每區兩個議席每個選民選兩個候選人,變成比例代表制,亦即現今立法會的選舉方法,選民只可以投一票,再按每張候選名單的得票比例,決定當選名單。

選舉方法的變更,亦令香港政治生態徹底改變。97年前的選舉制度,只要每個選區有50%以上的選民支持民主派,民主派便可以囊括立法局的所有直選議席。98年開始採用的比例代表制,政黨不要妄想囊括所有議席,在香港選民從來沒有多於六成支持民主派的前題下,毎次選舉,泛民主派基本上只可能取得大約比一半多一點點的直選議席。而比例代表制的一個特點,就是一個只有幾個百分點支持的候選人,都絕對有機會當選成為議員。這個制度客觀上的好處,是不會因為一個大黨着重比例最多的中間派選民,而忽略了社會上小眾或是不同的聲音利益 。新政團冒起,自然希望爭取更多支持,所以新政團也定必要向理念相近的大黨埋手,不但搶選票的支持,也會搶政治人才的投靠。

這是06年3月成立的公民黨,和06年10月成立的社會民主連線冒起的背景。這段時期正是何俊仁06年12月當選民主黨主席要面對的政治狀況。民主黨由1995年的第一大黨,直選總得票42%,取得20席直選議席的12席,總席位19席;到2004年,就算在03、04年7.1遊行有幾十萬人上街的背景,泛民主派曾經雄心壯志豪言有機會取得60個議席的半數以上主導議會,但選舉結果一出,30個直選議席,民主黨只剩下7席,總席位也只有9席,總得票不到24%。十年光景,大江東去。何俊仁負責領軍力挽狂瀾,2008年平安力保民主黨9席議席,總得票也有大約21%,選舉成績不過不失。

到2009年底,黃毓民以社民連創黨主席的身份,提出「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希望民主黨參加,民主黨這個「老革命」就在此時遇到了新問題。一個已經僵化了的選舉機器,十年内不但不因應制度及時代的變更而與時並進,到了關鍵的十字路口,還要由普通老黨員司徒華一鎚定音。這個決定的背後,耐人尋味,不過總之是不參加公投,最後還「袋住先」,通過政府提出的2012政改方案。

宣佈將會辭職發動公投的記者會上,何俊仁重提2010年民主黨以「勇氣」通過政改「改良」方案,避免北京以任何藉口否決已承諾的普選時間表。何俊仁的「勇氣」,令人最難忘的,一定是在立法會開會時看美女泳衣照。總之選民一早就不欣賞何俊仁口中的「勇氣」,當時北京還未有「藉口」三落閘,但是民主黨在2012年的選舉,選票流失比失血更嚴重,只取得13.65%的選票,議席由九席跌至六席。何俊仁選後引疚辭去黨主席職位,由劉慧卿接任。

新主席上任,民主黨卻依然固我。劉慧卿上個月在檢討雨傘革命的得失時說,民主黨寧可受時代淘汰,也會「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路線。由「堅定不移的民主派」到堅持「和理非非」,不用等太久,明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可以看到這個「堅持」的成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