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猿型畢露:從猩猩看人類的權力、暴力、愛與性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譯者:陳信宏

[hr]

比起雄黑猩猩,雌黑猩猩很少爭吵。她們的手帕交日久天長,她們也會全力避免與女朋友吵架。雄黑猩猩則顯得暴力得多:即使是最親近的盟友,也會為了雌性大打出手。然而,雄性間的衝突往往激烈卻短暫,當衝突解決後,他們的友情不會產生哪怕一條裂縫。雌黑猩猩的敵意卻含蓄而難以化解:她們一旦與誰交惡,恨意便會曠日持久。有些雌黑猩猩一見面便會帶著敵意互相尖叫,叫旁觀者摸不著頭腦;應該是宿敵吧。女性雖然力保和平,卻不擅長和解。

這倒與人類男女的刻板印象相符。男性間的相處充滿試探與較量,他們可能時常為某個議題針鋒相對,或者恣意嘲諷對方,這種緊張關係卻鮮少影響他們的交情。女性正好相反,很少吵架,但一吵架就是動真格的了。

芬蘭一個研究團隊觀察校園裹的爭吵情況,記錄在案的男性爭吵案例遠多於女性。然而,當他們詢問每個孩童這天有否與同學爭吵,男女給出的數字卻差不多。

然而,男女擅長的領域在巴布諾猿間卻正好相反。女性時常衝突,也樂於和解;男性的和解頻棄卻低於雄黑猩猩。這與巴布諾猿的性別角色有關,雌猿依靠結盟維持優勢地,男性卻只能當媽媽的裙腳仔,不需要盟友,和解對前者的重要性自然高於後者。可見男女處理紛爭的方式,與社會文化賦予我們的角色有關:越需要結盟的人,越容易和解!再講白一點,和解並不是心胸寛大或者愛好和平的表現,而是存有實際考慮、以合作為本的妥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