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0-AlbertHo

今日,何俊仁宣佈將於否決政改方案後辭職,進行變相公投,並要求重啟政改五步曲。本來辭職公投是個值得高興的消息,畢竟何俊仁終於可以「找數」,實現他當選超級區議員時的承諾。可是他提出的要求卻令筆者百思不解,就算現時重啟政改五步曲,方案也不太可能會比831落閘寬鬆。重啟五步曲的確可以推翻人大831落閘,但只會形成下一次的人大落閘……

泛民一向存有一種想法,他們只要遊行示威就可以影響中國政府的決定,因為中國政府會因他們的行動而了解及明白香港人的訴求。但是香港遊行示威二十多年,爭取民主自由,連「雨傘運動」進行近三個月,中國政府也沒有讓步,何俊仁憑甚麼認為他辭職公投後所重啟的政改五步曲會有一個較鬆的「框架」呢?因為中國政府並非不知道香港的民意,而是剛剛相反,中國政府是知道香港的民意但是不理會香港人的意見,這樣還要把政改主導權交到中國政府手上?

各位讀者還記得嗎?香港以前的政改只有三步曲,但是人大在2004年主動釋法,將「基本法」所寫的三步曲變為五步曲,令中國政府可以直接介入香港的政改事務。香港除了國防,外交,其他的事務都是屬於香港的自治範圍,五步曲的出現原本就破壞中國政府與香港的承諾,其正當性都值得質疑,既然何俊仁都辭職公投,為何只是針對重啟五步曲,而非針對香港政制改革的故有問題及限制,令香港人反思香港政改問題,使香港人有一個真正的選擇,奪回應有的權利呢?

多年以來,泛民一直傾向小修小補,每次中國政府施壓,他們不會全盤反對,只會提出一些「修訂」,希望使這些方案有更多的「民主元素」,就好似2012年泛民通過政改方案,「雨傘革命」前各個政黨,學生團體所提出的政改方案,都只是「含有公民提命的元素」。他們有一種心魔,認為中國政府是不能全面否定,甚至「雨傘革命」時流行一種講法:「唔好激嬲中央」就是這種心態。

可是,民主只有一種標準,就是人的權利是普及而平等,當政改方案只保障某一種階級或無視某一種階層的人,這也不會是民主,所以民主並沒有一種選擇是「袋住先」。如果爭取民主只是好像街市講價,這樣是不可能爭取到真正的民主。而且何俊仁的辭職公投「開價」這麼低,只是重啟政改五步曲,可以成功爭取的「民主」又會有多大呢?

愛因斯坦有一句名言:「愚蠢地重覆做同一件事,但卻祈求(幻想)有不同的結果。」(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while expecting a different outcome.),這樣可行嗎?可惜,這種說法在香港卻很有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