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ung-700x444

筆者按:鑑於這篇文章是給梁特首的報告(當然包含理性務實的分析),所以用回一些「官方式」標題是非常合理的。另外,在此亦提醒一下大家,若發公開信給政府官員或建制派議員,若不用一些冗長但他們常見的標題和用語,他們大多當作是給Auntie Carrie 的惡搞信件而不會看的。

政治犯,從來都只會是獨裁國家才會出現的犯人。雖然香港談不上什麼獨裁國家(其實也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罷了,畢竟香港的政治體制乃世界上最奇怪的地方之一),雨傘革命後卻出現越來越多所謂的「政治迫害」。由於梁特首聲言他從來不是共產黨員,相信他並不知道如何處理或者對付香港現在一眾「政治犯」,有見及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寫一些建議給他,以免他愧對黨和國家的對他的重視。

要數最殘酷對待政治犯的方法,不得不向北韓學習。勞動和改造是北韓常見的「刑罰」(但在北韓政府眼中可能是「賞賜」):一方面要犯人大量農民才要做的工作,要他們沒有時間去思考或者反對政權;另一方面在工餘時需閱讀金氏(當然不是馬丁路德金,否則還得了)的著作或者傳記什麼,透過洗腦去潛移默化地改造他們「反政府」思想。而最殘酷的,當然是把犯人處死,而在此不得不提去年金三世的姑父被餓狗活活咬死的事件。當然,香港是法治社會,並沒有死刑,不容許行政長官亂來。不過,黑社會卻有另一套「家法」,去年劉進圖就是一例。

作為擁有最多政治犯的中國,自民革之後已經不會這樣殘酷對待政治犯,一來勞改已經融入中國人生活當中,以樓奴車奴為勞動,中小學的教育為思想改造,再加上把犯人處死極為不人道,會影響「大國」的作為人權最好的國家的聲譽。然而,作為刑罰充滿創意的大國(看看古時的滿清十大酷刑或者秦始皇跟武則天怎樣對待犯人就可以了),對待政治犯甚稱一絕,實在值得忠黨愛國的梁特首好好學習:

1. 被自殺: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我在說誰了(不懂的請自行谷歌,記得不要百度一下)。但這實在太荒謬,大多數香港人務實理性,加上厲害的傳媒,這方法多半不行。

2. 軟禁:限制他們的活動範圍,以限制他們對群眾的影響力,例如是趙紫陽(他不算是政治犯)和劉曉波等。香港有人身自由,軟禁某程度上在法制上不可行。可笑的是,現今政府透過法律把部分人禁足旺角,其作用不單達不到軟禁的作用,而且更給政客們戴上光環。所以,筆者建議政府不要如此多此一舉,容許他們隨便去旺角購物,反正慈母們會好好照顧他們。

3. 以另外一些罪名作出檢控:最佳的例子是前幾年的艾未未逃税案跟去年薄熙來的貪污案,大家都知道他們得罪當權者,但政府就是不會明刀明槍動他們。明明知道泛民主派籍雨傘革命被拘捕以獲得光環跟政治議題,何必為政客作嫁衣裳呢?要對付這些政客,大可以安插些與革命不相干的罪名:例如是管有色情物品、潛建等等。以梁特首的聰明才智跟蒐集黑材料的能力來看,要安插這些荒誕的罪名實在容易至極。在此亦提醒梁特首在香港的法律制度裏,以外國勢力入侵為罪名是不能把任何人入罪的(題外話,順道提醒泛民政客特別是學生領袖要小心,別上那麼多甜網是常識吧)。

4. 統戰: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自古中國人多只會為自己或者家人著想,利益當前,什麼政治派別、道德倫理統統都拋諸腦後,反正作為政客總有十萬個理由為自己所做的開脫。政府應向他們曉以大義,陳明中國的民主就是他們想要的民主,必要時以金錢、權力和美女利誘,那些視拯救中國同胞為己任的議員們必應聲附和。跟罪犯硬碰硬,說他們的建議不值一談,到頭來損失的只會是自己。

5. 默許移民/保外就醫:還記得當年六四領袖如何出走嗎?不然的話還記得前幾年陳光誠嗎?這看似丟了中國的面子,實際上此乃上上之策。試想想,若不是中國容許,那些民運人士能逃走出國嗎(雖然也有點幸運成分)?難道單單靠香港的黃雀行動嗎?要知道,他們當年在中國影響力很大,他們的離開或對中國政府有好處從他們幾十年來不能夠從海外號召民眾在中國本土再發動一次學運,只能偶然發動一兩次不痛不癢的嘴炮就可以了。對現今雨傘革命領袖來說,移民外國或者是遙遠的事,但就連澳門、深圳、北京都去不了,就是逼使他們在香港再搞些不合作運動。難道梁特首以為他們強行過關是為了觀光嗎?罷了。然而,你默許他們出境,一來減少他們對政府的怨恨,二來過「江龍不及地頭蟲」,他們在外面也搞不出什麼(其實他們香港也只是說說口號,舉舉雨傘罷了,頂多發表多一個聲明)。再者,給犯人們去去東莞,搞不好又來多一次「兒子挾嫌嫖妓」事件,用來炮製黑材料就恰到好處了。

現今對付政治犯的最佳辦法,應像對付那自首的三傻般,不用理會他們,免得他們奪取光環,站在道德高地,繼續對你說可恥。當他們需要光環的時候,自然會找上門跟你來個密室談判。筆者真不明白,梁特首為何要到處樹敵,要知道香港不是一黨專政,在缺乏黨員之下,長遠而言處理不了那麼多政治犯,必須解決根本的問題。若效法黨和國家的榜樣,不單對仕途有幫助,並且能解決當前泛民杯葛咨詢的難題。

後記:泛民們,看見那張你們被檢控仍然那麼開心的照片,實在令筆者聯想起那位「懷念爺爺」的潮童。你們該慶幸你們的對手實在太過愚蠢,但同時亦需要反思為何面對如此「低智」的政府仍然處於下風,究竟是手段太仁慈?過於輕敵?還是有所固慮呢? 要知道你們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去給政府壓力。

但從另一角度看,對於那些害怕的人,筆者想安慰妳們不要害怕,妳們面對的政權雖看似兇狠,但沒頭沒腦幹不出什麼大事來,只要妳不在其他事上行差踏錯,他不能因雨傘革命而要妳遭受牢獄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