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所謂的「白票守尾門」炒得熱烘烘,有人覺得這是權宜之計,在中共完全是鐵板一塊之下,小屎民仍能手握最終的否決權,已是現階段可行的選項之中比較好的一個。當然,一眾飯民在這時刻在口頭上是堅持不接受的,至於何時轉軚,因為區議會臨近,我想牠們可以突然變成「手握否決權已是手執事情的關鍵」的空間不太大。不過我個人認為守尾門這個概念將會是這次假政改的最終方向。

當下每個團體都在思考,白票守尾門在設計時可以有多大的空間,有多關鍵。其實守尾門這個概念很有香港人的特色:不作正面衝突,只耍小聰明,只求手執自以為的關鍵,希望對方會答應,之後在適當時候把這個所謂的骨節眼拿出來,以為他朝可以作為談判的籌碼。往績奇差而早於年輕一輩沒有巿場的飯民不敢明目張膽的推介這個灰色地帶,但某些隱左的學者卻可以把這片灰色推介給自量為中產的一批人,就正如大家每天在電視上看到有不同的人都在說白票是一個表態的空間,我甚至認為在短期內會有人將事情的效果無限放大,扭成「只要小屎民手上有否決權中共就不敢太過份於是不會在提萎會中硬推一些小屎民根本不會接受的臘鴨成為候選之一」。在策略上,只要生勾勾戇鳩鳩的香港屎民有一定數量(不一定要很多)突然認為白票這個方法可行,飯民就大條道埋說自己不能違背民意於是立場變成中立,再放幾個知名度不高的出來投共,小屎民就真的只能手握這個所謂的尾門直到永遠了。而如果我是舐共的,我只會認為白票守尾門是痴人說夢。香港人早已溝了不少「牲香港人」,加上香港的聰明仔多的是,在適當的時候就只會看到自己的利益。更何況,即或白票尾門這個夢幻時刻真的出現,中共真的會覺得難堪,羞家,最終作出讓步?你是傻的嗎?假普選的口號可以由「有商有量」變成「有根有據」,有還比這更羞家的嗎?所以所謂的尾門,根本就從不存在。

今日的政改諮詢,根本就是一宗強姦案。強姦犯今日說只是希望把大家正常地強姦,你就覺得自己守住了菊花了嗎?因為菊花未經人道,所以就可以堅稱自己還是處女嗎?當有一日,大家的菊花也失守時,你就會退一步認為自己還有耳窿和鼻窿是處而沾沾自喜嗎?是不是要你只有腋下和肚臍還是處,你才會懂反抗?

有問題的是中共,有問題的是人大,有問題的是八三一,權甚麼宜?你會跟強姦犯討論如何強姦才會達致雙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