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猿型畢露:從猩猩看人類的權力、暴力、愛與性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譯者:陳信宏

猿猴是群居動物,少不了衝突,衝突過後,雙方如何在團體中相處呢?他們必須和解,才能繼續當社會動物。金絲猴以握手和解,黑猩猩嘴對嘴親吻與擁抱,巴布諾猿做愛,短尾猴抱住彼此的臀部。作者在動物園內曾目睹黑猩猩和解的直播:雄性領袖攻擊一頭雌黑猩猩,結果引發眾怒,其他社群成員紛紛趕來保護母猿。衝突停止後,整個群體陷入不尋常的沉默,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甚麼;幾分鐘後,整個社群開始高聲呼叫,一個成員依著節奏踏著堆在大廳角落的鐵桶。衝突的兩位主角在眾猿見證下親吻擁抱,以示和解。

然而,諒解並不是無條件的贈予;若進犯者不表達歉意,寬恕將變成廉價的示弱。猿比猴擁有更高的自我意識(前者懂得鏡中的猿類是自己,後者則認不出來),也似乎因此擁有同理心,也就是推想對方感覺的能力。畢竟,如果自我意識不強,又怎麼可能區分自己和別人的感覺呢?要是一頭猿攻擊另一頭猿類,又想和解時,便會檢查對方身上自己弄傷的地方,並清理傷口。一回,一位德國博物學家遭一頭雄黑猩猩攻擊,後者怒氣消退後,走到教授身邊,用手指壓住最大的傷口,並把傷口兩側的皮膚貼合在一起。教授任由那頭黑猩猩幫忙照料患處。(話說回來,香港警察通則中,也要求警察使用胡椒噴霧後幫助示威者清洗雙眼)

不同物種的性格氣質大不一樣,巴布諾猿像嬉皮士,恆河猴則講究階級規條。但是,個體的氣質究竟是深深地銘刻在遺傳密碼中,還是同樣受社會文化影響?

恆河猴,又稱獼猴,香港也有,主要出
沒於馬餾山。圖為長尾獼猴。
來源:漁農自然護理署

跨物種友誼

作者把好鬥的幼恆河猴和隨性的短尾猴寶寶放在一起生活長達五個月。恆河猴照慣例彼此挑釁,稱稱對方有多少斤兩,不料遭短尾猴無視。五個月屆滿,這個物種熔爐內氣氛和階,少見肢體衝突,這群幼猴已經玩在一起,互相梳毛,雜處而睡。實驗結束後,兩群猴子被送回自己的原生社群,但受過短尾猴文化洗禮的恆河猴即使面對森嚴的社會階級,嘗試和解的行動與幫其他猴子梳毛的次數仍比同伴高三倍以上。

戰士死去後的樂園

東非狒狒以凶猛著稱。垃圾場是野生動物的自助餐桌,某群東非狒狒與垃圾場中間卻隔了另一群狒狒;於是,只有社群中最驍勇的雄狒狒才會穿越他人的領土,打敗隔壁社群的狒狒,抵達充滿垃圾的桃源,在垃圾堆中大快朵頤。

某天,一批被結核菌污染的牛肉被扔進垃圾場。這個社群一下子失去所有鬥士,只剩下老弱婦孺,群內氣氛趨向和諧安詳。最凶猛的雄狒狒死光了,暴力行為自然大幅下降吧!令人驚訝的是,十年後,距離這場悲劇已過了好幾代,青春期的遊子持續加入社群,溫和的狒狒也逐個老死,雄狒狒早已全數換了新血,社區的和平氛圍卻日久不衰。他們為彼此梳理毛髮的次較其他社群為多,壓力程度也比平均低。研究團體當然不可能找出真正的原因,例如雌狒狒習慣和平後,變得只允許溫和的雄性加入社群,或者她們增加幫雄狒狒梳毛的頻率,幫他們維持放鬆的心情?無論如何,這個社區說明社會文化如何塑造每個個體。

我們曾經以為寬恕是專屬人類(基督徒)的美德,但猿猴也懂。而且這是社會文化的產物,也是教育的產物;經歷寬容的文化洗禮,就連天性刻薄的物種也會感受到慈愛之心。這對我們不是很好的啓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