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penrice.com

www.openrice.com

有惠州供港雞隻在去年十二月三十日運港時驗出H7N9禽流感病毒。香港政府決定對大陸雞封鎖邊境二十一日,連帶要求本地業界配合政府新措施,以後把雞隻運送到新啟用的打鼓嶺分流站,核對雞隻的數目和來源,不准落地,避免與其他雞隻交叉感染。這是一年内本地養雞業第N次受大陸病雞牽連受累。政府與業界「商討」了超過一星期,事件到今日一月八日,仍然膠着,街市仍然沒有新鮮雞供應。

我們這些連雞隻養殖場都沒有見過的城市人,對整個流程的誰是誰非,一頭霧水。連當中持份者角色的「那誰」,也可說是漠不關心。更不要說雞農、承包商、批發商、運輸商等等的利益所在,主流媒體沒有興趣幫他們宣傳,也不見網上媒體有深度報導。回想佔領時期,那些天天只看電視新聞的姨媽姑姐,分不清在旺角「佔中」的「暴徒」,和坐在金鐘聽香蕉奶HOCC唱歌的原來是兩班人,他們只關心「佔中幾時先肯完?」與我們問「幾時先至有雞食?」的心態其實分別不大。

我們這幾天對他們的認識,要「多謝」嘉美雞董事鄭展強一星期前,說夠膽五車隻雞即一萬七千五百隻雞,車出中環尖沙咀放生,豪言「講得出做得到」,把「鳩坐」金旺銅幾十日的「黃絲帶」馬上比了下去。

這兩年本土思潮堀起,但當社會上真正有中港兩地利益衝突時,這些本土議題卻得不到宣傳上行動上足夠及持續的支援。上水水貨客仍然肆無忌憚,尖銅旺自由行仍然拉喼處處。以現時香港的政局,本土派的理念,通常會被視為激進民主派甚至是港獨派,亦即以政治取向來劃分。但所謂本土,本來就應該不計黃色還是什麼顏色的立場。每當本土利益受損,本土派便要介入支援。一個星期過去,曾經力守佔領陣地的本土派,不知道是否不屑與傳統親建制,如今次雞農所屬的漁農界為伍,對如何介入一個自己不相熟的行業無從着手,還是佔領運動後原氣未復,他們在這個重要社會議題,居然沒有趁機會發揮任何影響力。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這個星期在不同場合多次板起臉教育大眾,預告香港人可能以後再沒有新鮮雞供應,亦不相信有任何地方可以做到禽流感零風險。但是,只要有普通的常識,你都不禁反問:只要禁止病雞入口,並重罰輸入病雞的雞商防微杜漸, 其他地方禽流感是否零風險與香港何干?本地雞沒有感染禽流感,為什麼不能賣?為什麼高永文你不認為香港養雞業應該壯大從而自足自給?高永文身為香港高官,不把香港業界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把香港人吃新鮮雞這個傳統愛好放在第一位,中港雞所引發出來的中港衝突,其實可以成為本土派很好的入門教材。

當日貼滿金鐘旺角的「我要真普選」,這個用爭取民主來做宣傳切入點,經過近三個月,已經實證了這個口號對過半香港人是完全沒有效果。反而街市過年過節沒有新鮮雞供應,一肚子氣的師奶,回家看無線新聞時,見到師奶殺手高永文,也難保不會破口大罵。「我要有雞食」,層次很低,對鑽研如何城邦建國的知識份子,事實上沒有什麼吸引力,但卻有較大機會觸動到以口舌為先的香港人,成為明白現時香港正處於一個什麼狀況的切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