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15010716400028956_popup

星島日報

佔領運動在顆粒無收之下結束了,遮打(雨傘)革命卻開始之時。毫無疑問,運動對政府及長期霸佔民主抗爭的泛民是民意輸家,對本土政治論述、勇武抗爭卻是前所未有的長進。本來和理非非在香港政治光譜上一向有其客源,無奈這市場已如夕陽行業不會有大增長,泛民應該一面加固其市場,一面與本土勇武相互合作,擴大並雙軌推動民意。

可惜在佔領運動中,泛民倒行逆施,恐懼、誤判、戴頭盔、割席、抹黑,無所不作,全無相互合作之意,避忌清高宇宙最強。佔領運動結束之後,泛民繼續走其夕陽路,寧可由蔡耀昌出賣港人利益,在新移民板塊上撬建制票,也不發展本土。大陸新移民知道你是跟老共作對,給他們中六合彩他買不走投進票箱時的恐懼,害怕老共知道他一票投誰,這注定是失敗的投資。加上佔領運動後民意已歸邊,所謂中間大多數已是發過酵的餅,已無可再擴大。

有如《選戰》一劇所示,泛民一方面是打工仔心態撈政治油水,一方面想在制度中挾民意找當位機會。我不否定泛民有天可當位,但制度高牆是否可以被他們攀上,或是他們會被制度同化,恐怕以泛民三十年來的老人成績表,我們再等三十年都難成事,大概長毛就是一個活例子。泛民是沒有放棄,《主場》復活成《立場》,我也怕是見佔領運動過後,為失勢的和理非泛民再爭取輿論空間,抗衡勇武派文宣。《主場》的退場,完美地回避了佔領運動中的歸邊表態,連犯法都沾不上。復活後,再打大力批評政府也不會誤判,因為政府已經極之無恥,判無可判。抗衡勇武派也不需恐懼,反而是「自我立場」正確。

佔領敗於一遍左膠、真心膠的舊民主意識形態。論人力、資源,守舊的泛民還是佔優,能呼出聯署、假死士、無限復活。香港人要真正當家作主,必需要破舊立新,不得不防新媒體攻城掠地,各類文宣。我這種文章,哪怕是誤判,哪怕是極端,一篇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