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vjmedia

via. vjmedia

最近左膠與本土撚的定義越來越模糊使用的脈絡也越來越多元,撇除擴闊對左膠的想像之類的文字遊戲,我們是不是該列出幾個定義,以便在使用時免除歧義及減少刻板印像?

1. 最窄的定義,該是對中国人(內地人)應否被無條件地,當然地接納為香港人一份子的分歧吧?這跟應否支援民運無關,就跟創造吼吼熊ほえほえくま支援太陽花運動的日本人未必支持台灣人可不經審批獲日本身份證,或台灣人獲身份證一年後便可領取救濟金一樣。

2. 應否支援中国民運的分歧。然而我得指出,本土派未必全部反對支援中国民運,他們可能只是反對把中国當祖国似的爭取中国民主。也就是說,以中国持份者的心情爭取改變中国。這種想法並沒有體察到對岸民情。
我個人看法是,悼念六四之類的中国民運相關支援,大可自行選擇參予與否,沒必要評論他人做法。

3.最新定義似乎變成溫和與激進的分野。

現在的多重定義下,激進左翼/大中華派與溫和本土派會變成既是左膠又是熱狗,我們必須留心這幾種組合間的廣闊光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