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第二輪諮詢千呼萬喚,終於今天一月七日展開。以共產黨一貫的宣傳手法,諮詢議題當然要早一點定調,而這個星期由各方面吹出來的風,相比什麼四大界別比例不變、公司票變為個人票等等,「白票守尾門」可以算是較為有趣的一個議題。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月初再次提出「白票守尾門」的概念,希望政改第二輪諮詢可以討論,引入一個機制令選民有機會「否決」所有參選特首的候選人,譬如如果有一半選民選擇投白票,那麼就算得最高票數的那個候選人也不可以當選,從而產生「守尾門」的效果云云。

政府方面,律政師袁國強已經表明方案可以討論,但對於白票在法律上的定義,覺得需要清楚界定。其他建制派議員也沒有把提議一棍打沉,曾鈺成、范徐麗泰、葉國謙等等也先後表面方案細節可以討論。

其實早在九月初,人大831落閘之後,政界對於「白票守尾門」,已經吹過風,東方日報九月十二日有一篇報導題為《泛民「白票守尾門」料難成事》,文中指「權威消息」指出,政府内部對此機制甚有保留,將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建議,說成無助爭取泛民支持政改,而政府亦可能會被中央質疑暗度陳倉。那麼既然方案一無是處,為什麼陳弘毅在第二輪諮詢前還要老調重提,而且更得到建制派裡面的一些重量級聲音撐場?

人大831決定三落閘,共產黨智囊沒有可能從來沒有考慮過,香港到時候會有人發起「白票運動」,以白票去否定特首候選人當選後的認受性。所以在三落閘的劇本裡,有人寫好這個「白票守尾門」方案,找一個方法將選民投白票的意欲減至最低,一點也不出奇。所以無論這個守尾門方案會不會落實,這個對於白票的討論,政府明知不能迴避,而且早討論比遲討論好,討論可以令香港社會主流的功利心態發酵,營造出一個「投白票等於浪費公帑」的主流意見,令心中不怨但覺得投白票「唔抵」的選民,乖乖的正經投票。

陳弘毅身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曾明言「我唔知所謂真普選點定義」,他斷不會一個人無中生有的把晚上睡不著想出來的意念,第二天公開對傳媒放風。他提出這個所謂守尾門方案,對只看標題不看細節的泛民支持者可能有吸引力,幻覺以為當過一半選民反對,就是給予選民行使否決權的一個機制。誰不知陳弘毅提出的「活門」,是當選票中白票過半假若真的出現,那麼1200個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提委會」,會搖身一變變回以往選出行政長官的「選委會」,越俎代庖,替選民選出看守政府。

狐狸尾巴露出,原來方案的目的,是轉化選民因為對政制不滿、候選人沒有一個可以值得投以信任一票、覺得投白票是一種行為藝術、或其他任何投白票的原因,統統變成投1200個提名委員的信任票,授權他們替自己選出行政長官,「做住先」,而候選人當然仍然是選票上你左選右選也不想選的那兩至三人。

其次是白票的定義。廢票是白票嗎?政府會不會冒險,在選票上加一項「我想叫提委幫我選」,從而令「白票」的比例減至近乎零,而其他所有不受「規範」的白票,皆作廢票論?公佈白票比例時,官媒可以沾沾自喜的說,白票比例很低很低,所以特首認受性很強,對廢票就隻字不提。請不要以為這種事情不可能在香港發生。

到時候你會寧願不去投票,還是巴巴的去投一張自以為是抗議票的白票廢票,但是會被吸納為毎投一次,就下墮「民主無限輪迴」的更深一層?想出這個方案的智囊,懂得以打「開口牌」的方法,減少白票數目,應記一功。否則袁國強又怎會聲稱方案細節可以討論?只不過建制派的tree根元秋當然也不少,為表忠而怕被中央誤會的,不會大膽主動支持方案。

所以此一建議,最後能不能落實,還要看能不能作為某些泛民議員的下臺階,轉軚支持政改方案。例如幾個屬於泛民議員的功能組別,如衞生服務界或資訊科技界,他們的選民對於這個陳弘毅形容為「以法理依據提出的中間派折衷方案」,經「内部民調」查證後,接受方案,那麼政府就不用給予更多下臺階,也可能令某些本來蠢蠢欲動的泛民議員,轉軚支持政改方案了。

無論如何,討論已經給公眾一些「白票」的概念,這種似是而非的概念,會為日後倡議用白票作為「公民抗命」的投票方式,打上一大個問號。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