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ler1

熟讀西方歷史的人,對於斯巴達城邦應該不會陌生,甚至應該比小弟更了解這段歷史。小弟於台灣主修政治學,剛好碰上期末考試,在「火拼時速」的關頭剛好遇上斯巴達這段歷史。

1. 斯巴達如古希臘其他城邦一樣,都是一個極不平等的「奴隸社會」。在強調服從和紀律的軍國主義下成長的斯巴達人,身兼戰士和獨享公民身份,並統稱自己為「平等人」。在整個城邦裡就只有他們是「斯巴達人」,由他們組成「統治體」。相對而言,還有負責工商事務的「外僑」,以及負責農務、畜牧業的斯巴達國有奴隸「希洛人」,他們佔了整個城邦大半的人口,亦是被統治體。

2. 在斯巴達的政府架構中,本來設有兩位國王以實行「雙頭統治」,以防有君主暴政產生,但自從公元前八世紀出現了一位傳奇人物利克爾居斯(Lycurgus of Sparta)之後,顛覆了斯巴達的政體,剝奪國王權力,消除社會奢侈風氣,禁止國人經營牟利事業,亦禁止配金帶銀,令斯巴達從雙頭統治轉向「元老院」至上的「貴族統治」,並讓王權從此一厥不振。君主變成元老院的成員,同時將權力轉移給每年改選的5位「執政官」。從此執政官則享有國政領導大權,形成執政團隊並參與元老院會議,簡單來說有點像現今英國的「首相」。

3. 「公民會議」就成為了斯巴達人有民主的「生招牌」,不過公民會議並不是人人能夠參與,曾經於軍隊服役並且已經成年的斯巴達人才有資格,其他的「外僑」和「希洛人」並不是斯巴達人,所以無法參與。由公民大會中選出28位貴族家庭成員作「元老院」議員,並且從中再提名5位成員作執政官,再加上2位君主的話,元老院總人數為30人。除了2位君主外,其他成員必須年滿60歲,任期終身。而執政官的存在就是為了制衡「國王」和「元老院」、領導「公民大會」並主持1院1會的會議。

4. 斯巴達的制度看似非常完善,但實際上公民大會只是一個擁護領導者的機構,本應由公民大會中選出的5位執政官則變成由元老院提名產生,最終變成一個「貴族政治」的政體。

去到這裡仍不懂我要表達什麼?根據政區政府和人大831決定的框架下,特首的產生必須由「提名委員會」篩選出不多於2-3位候選人,並由港人一人一票選出及由中央任命。就是說「提名委員會」就是「元老院」;「特首」就是「執政官」;「君主」就是「中央」;擁護領導者的「公民大會」就是「立法會」,並只準「新香港人」才可參與;自稱為「平等人」的斯巴達人就是「新香港人」,而「希洛人」就是我們這群在中央眼中常常「雞雞歪歪」的「香港狗」。

如果我們給政府「得逞」,頭幾次的特首選舉確實是有可能順利進行。以香港人的記性來說,很快亦忘記什麼是真普選。之後政府給一群「貴族」繼續控制,繼續進行大換血,港人亦順應政府意思,每年移民數字飆升。新換血的香港人和擁護政府與中央的人成為特權分子,亦只有他們才有選舉權,立法會只有他們在「圍威喂」,當然「泛民」也從此消失。政府以後亦非常順利的修改基本法,特首由選舉產生變提名產生。時間飛逝又再過30多年,一國兩制遵循偉大的鄧小平同志實行了50年,根據中央和國民的共同願望,香港將結束一國兩制,從此特別行政區變成直轄市。

香港人,願意看到香港的政治倒退到二千多年前斯巴達城邦的模樣嗎?

不要認為一次的「雨傘革命」失敗就一切「玩完」,其他的方法我們走過了嗎?就沒有其他出路了嗎?

我一邊溫書,就一邊「倒抽一口涼氣」,亦忍不住手從百忙之中寫下人生中第一篇社論。(如有文句不順或1999請多多批評,小弟會作出最大努力改善。)

(本文內容參考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王晧昱著作的《歐美民主憲政之源流-從古代民主到現代民主之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