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前線 Student Front

學生前線 Student Front

經常強調「門常開」的政府總部,繼「加固」公民廣場後又一傑作,立法會近日出現用於保護國家元首的「鋼鐵防護欄」,明顯是為了防止示威者的衝擊行動,以保護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及警察。政府總部明明是屬於公共地方,但是就如香港人的自由,漸漸地被政府奪去。「鋼鐵防護欄」正是象徵一種暴政,進一步加固政府的高牆。

立法會屬於市民

縱使香港只是「半民主」的政制,立法會依然是反映民意的地方,議員皆由市民授權,議員有義務面對及回應市民的不滿,由於立法會所審議的議案影響市民的權利及生活,市民就有權利對各種法案表達不滿。但是政府卻在立法會門外加建「鋼鐵防護欄」,又在示威區設立各種限制,如示威區的開放時間只有早上七時至晚上十一時,大大減少市民表達意見的機會及權利,這不是違背了立法會的意義嗎?

可能有人會說,「示威為何要衝擊立法會?鋼鐵防護欄只是保安措施。」,其實如果立法會可以反映民意,沒有人會想主動衝擊立法會。無奈,立法會的不公義制度,如分組點票,功能組別的存在,使立法會失去原有功能,導致立法會通過一項又一項不利民生的法案。市民為了保障他們的權利及表達他們的不滿,才會衝擊立法會,其根源並非市民有心破壞,而是立法會不公義的制度。現時還要以鋼鐵防護欄加固這個不公義的制度,這不單未能解決問題,更會令問題變得嚴重。

打壓越大,反彈越大

香港政府現時以「鐵腕」政策回應民意,市民越表達不滿,政府就越要推行或立法,接近三個月的佔領行動,政府不單止沒有退半步,更強調任何的行動都不能影響政府施政,這反映政府根本是不會重視民意。這種為所欲為的態度,為的是建立要政府「管理威信」,但是根據過往的經驗,當政府的打壓越強,示威行動就越強勢。

2014年6月,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被強行通過時,示威者馬上衝擊立法會。9月,黃之鋒重奪「公民廣場」後被拘捕,更引發「雨傘革命」。當政府越打壓,越要滅聲,往往觸發更強勢的示威行動,因為市民失去原有表達不滿的方式,唯有以更進一步的方式抗議。立法會加建「鋼鐵防護欄」表面上可以加強保安,不過實際是增加示威者衝擊的風險,「物極必反」就是這一回事。

不正視問題的根源,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直至臨界點,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歷史就是不斷重覆這個循環,可惜,我們只能夠眼白白看著這個循環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