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5831_741548099286143_2878308822533357651_n

村長黃浩銘眼見雨傘革命戰友被捕,不少更是第一次,竟以「十分興奮」來形容,繼「村民唔係咁諗」後再有豪言壯語。

正常人看到戰友被捕,可能會擔心、會氣憤、會恐懼,但村長卻是興奮,我相信他不是在幸災樂禍,而是真心認為這是件美事,因為他是一位以抗爭維生的社運從業員,被拘捕就等於我們上班打卡一樣,是一種存在的象徵,他每被捕一次,社運profolio又多一項「戰績」,「戰績」愈多,將來參選立法會的資本就越多,愈能show off,當選機會就更高,像打工仔的年終評核一樣。所以村長就算在澳門被拒入境,還是一臉詳和寬容的,因為入不入到境,根本不是重點。

W9pzjSv (1)

但村長忘記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樣,是位社運從業員,被捕對他們而言不是功績,是活生生的恐怖、是留案底的陰霾,是令家人憂心流淚的愧疚。不是每個人都像村長一樣有光環護身,他們在警署內會受到什麼樣的對待,無人知曉,以「興奮」來看待朋友如此的遭遇,實在是莫名其妙。

photo_2015-01-07_00-04-09

10424981_10152982049616870_3118326661819525483_n

村長說愈多人被捕,抗爭的餅就會愈大,參與抗爭的人就會愈多,勇於承擔的人也會愈多。先不說這似是犯上了滑坡的邏輯謬誤,就算如他所言這般,眼見別人的痛苦而高呼興奮,又是否合宜?正如我們都深知,若有示威者被警察打死,民情極可能出現大逆轉,會有更多「中間派」走出來,抗爭成功機會將會大增,但又是否表示當慘劇真的發生時,我們就能說對有人死亡感到興奮?

村長管不好自己一張嘴,其實並非新鮮事,當社民連尚未分裂,黃毓民陳偉業未出走時,他在臉書就曾經宣稱「講多無謂,今晚就去夜總會搵條日本妹宣洩主權」,結果被女黨友批評為侮辱女性。所以,村長及社民連的朋友無謂再護短,村長失言是基於兩個因素:一,他以為人人跟他一樣,被拘捕檢控後會有回報,所以壞事當好事來慶賀;二是他本來就是一個口不擇言之人,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既然如此,就興奮吧,把你內心的狂喜「宣洩」出來吧,何需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