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3108052_9136

先旨聲明:文中所指抗爭者唔包括賣港泛民、舔共、篤灰、抽光環政棍等人士。

最近發生咗一件令我好有啟發性嘅事,一直以來我對於不斷鬧人依個做法有所保留,有日我係 Facebook 見到一位專欄作者鬧某個雨傘聚會,我當時其實有諗過留言對罵,但係我後來竟然見到一個支持多管齊下嘅網友留下以下留言:

網友:
「港豬 > 留意政治 > 遊行 > 集會 > 留守 > 抗爭 > 勇武抗爭

我支持勇武抗爭,但由港豬成長至勇武抗爭係有一個過程,凡和理非非即鬧既話,恐怕會鬧走左唔少成長至遊行集會階段既人

只要廣傳勇武信念,果d識諗野,睇得多xx(某派)資訊,就會發芽再成長至勇武抗爭」

作者:
「大原則係咁,無錯。但「xx聚會」令人覺得有問題的地方不在此,在它是消費抗爭符號,多過將人推動去抗爭。」

網友:
「推動抗爭靠我地廣傳資訊俾中階黃絲
有聚友傘係吸引超低階港豬和入門黃絲」

後來作者嘅結論竟然係:

「真心膠都係一個過程,循循善x,令他們認清現實,咁會健康啲。」

我絕對唔係同任何派別賣廣告,我本身不屬任何派别,不過睇到之後我真係覺得有啲感動,依位網友竟能用說理方法令一個我誤以為固執之人想法出現改變,其實我係依件事犯咗好大嘅先入為主錯誤,根本我就未了解作者諗法就想鬧人,誤解作者真係要道歉。

抗爭至此,不得不承認一個至命傷就係人數不足,一個理念或派別要發展壯大,除咗精英陪訓外,提供入門階梯與普及化過程其實係非常重要,由有興趣 > 入門 > 進階 > 精英,幾個階段人數都係遞減落去,其情形大致如下(此流程應可以再完善或不同人有不同見解):

港豬 > 留意政治 > 遊行 > 集會 > 留守 > 抗爭 > 勇武或繼續和平抗爭

而很多精英都係由入門開始而唔係天生奇才,所以能夠增加入門者對一個派別或整個抗爭都好有幫助。

感覺上,我個人認為非暴力抗爭人士係吸引更多未開竅香港人(或稱港豬)開始留意政治(即入門宣傳)方面做得比較多,內容方面亦對初學者易入口,例如係一啲展覽咁,依方面其實好值得借鏡,正如少林功夫都要包裝喇!

可能有人認為人係唔鬧唔得,但係有幾多人真係可以咁「骨格精奇」俾人喪鬧或者同人炒到起晒火都可以收到人講乜?係咪有人用軟性方法吸引人對政治興趣就唔得呢?有啲做法係非和理非抗爭者眼內會覺得膠,例如係藝術展覽一類,其實我認為依類做法會有宣傳作用,雖然未必可以搵到新客,不過可能係留住和理非嘅舊客甚至保持士氣方面起到作用。老套啲講,企係自己觀點量度人係唔會度到。不過亦話說回來, 社運依家係需要多做實事,對政府做成真正壓力,隔靴搔癢最多只能收宣傳之效,如果以後都只係見到依啲宣傳野難保我都會鬧埋一份。

其實係今次雨傘革命失敗後好多人對和理非成效都出現好大質疑,佢地都想睇下其他理念係點,但係得罪講句好多人對鬧人文化仲係好反感, 佢地見到不斷鬧人甚至自己都俾人鬧埋都已經唔想睇果個派別理念係點,其實係用人之際係咪要俾人睇到歡迎轉會人士嘅態度呢?

最近見一位溫和派專欄作者因為粉筆妹妹事件譴責所有差人都唔應該值得尊重,文章發表後受到洗版,洗版原因就係雨傘革命期間筆者還未覺得"所有"差人都唔應該尊重,後知後覺。咁係咪即係同人講轉軚支持你地都唔得呢?一個組織裡面都有人做前方,有人做後勤,就算有人真正衝鋒陷陣,都要有人做軍師(真正的)同文宣等工作,可以吸納多方面人才係絕對值得考慮。

當然我唔係話鬧人一定錯,人有錯要鬧,要直指其非會有警惕作用,但係鬧人係想件事好嘅都會係針對事唔針對人,想發洩者除外,而且直指其非時乜先係錯呢?用自己把尺度人定係了解咗人地做緊咩先呢?未了解人地做緊咩係咪要鬧咗先呢?了解後覺得有問題先鬧都未遲,而對於一啲過分言論我都贊成要鬧。

仲有就係鬧人其實會都會承受風險,例如當日勇武人士衝激立會,雙學立即反應係譴責暴力,佢地有無諗過第日自己要再衝擊(如果有)俾人鬧返佢暴力佢都唔知點拆好。

對於近來罵戰我唔係特指某一方,其實和理非方面亦一樣對其他派別指罵,個人認為參與者應放開胸懷了解一下其他派別背後理念,而行各派別作者亦宜對理念作簡介文宣。抗爭或革命難言有單一方法必勝,所以本人還是認為要多管齊下,硬要人完全跟你果套根本難以服眾。

依家話要各派人士合作,能做到剛柔並濟暫時都好似好難。可以各有各做 (行事地點都分開),唔好一見到對方做野就鬧已經好好,亦都可以增加對方了解貴派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