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先不要談論預約拘捕一事是否合理,因為只要尚有一大群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良好市民」支持,慈母做甚麼都合理。警權使用的合理與否這個問題,你找個美國人都未必能夠和你說清。我們還是將目光放在預約拘捕這個行為之上。

預約拘捕一事,就如訂婚一樣浪漫,是雙方情投意合,連明光社看到都為之動容。社運人士邊大叫「秋後算賬啊」,另一邊已經繫好領呔準備赴約;慈母們相信也沖好了阿發白咖啡、練好如意棍法。我假設這不是一場鴻門宴,因為要進行大型拘捕並落案也實在大費周章,倒不如只將旁立無援的「勇武派」都拿下,其他人繼續一起舉傘。

這大概不過是場大龍鳳,一來可以記錄在案,二來讓中央看得放心,原來香港的「尋釁份子」是這麼合作,一時間覺得自己是諸葛亮,在擒縱著孟獲。另一方面,社運人士也可以再嚐政治拘捕的成功感,又記一功,日後質問其他人「做過甚麼?」更加鏗鏘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