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的特首選舉,梁振英先生擺出一副體察民情、願意聆聽的模樣,說願意放下身段,走入社區,用「一張凳、一本簿、一支筆」記下香港市民的所需所求。三年後的今天,為了面子,為了自身安全,梁特首把當年的競選承諾一一拋諸腦後,不再願意走進社區,連每年例牌的公關騷都不做了。當然,對於食言而肥的特首,香港人早就見怪不怪,反正他們大部份都對現在的特首都不抱任何期望(抱期望的多對黨和國家抱有希望)。只是,這舉動與早前獨個兒坐捷運體察民情的台北市長相比,香港的特首實在令香港人再次蒙羞。

還記得筆者升中面試的時候,其中一條問題是這樣的:請用一分鐘說說一隻紙碟的用處。對於這類問題,相信大家都見怪不怪了。如果單單只回來盛載東西,又或者作美術手工材料,當然不會給考官留下好的印象。對於當年回答了什麼,筆者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了。現在的我,只是在想,一張凳、一本簿、一支筆又有何用呢?當然,對於這些創意類的問題,若果回答用來體察民情是不行的,更何況這三樣東西,落在梁特首口中早就失去它們原本的效用。

凳,原是讓人坐下休息。若讀者有印象的話,梁特首當年拿著的不是普通的凳,而是作為七大武器之首的摺凳,而凳上更印有梁特首的競選口號──「齊心」。摺凳在香港價錢便宜,隨處可見,通常每戶人家都會有一張,其用意大概是塑造梁特首深入民心的形象。現在梁特首把摺凳收起,不少人都會聯想起某經典電影對白:摺凳可以藏在民宅之中,隨手可得,還可以坐著它來隱藏殺機,打完更可以坐下休息。這句對白應用在現在的香港實在再適合不過,尤其它那句「隱藏殺機」,簡直是畫龍點睛。至於筆者所想的或許有點不同。要知道梁特首「愛國愛民」,愛民如女的他又怎會對他的人民動殺機呢?他把摺凳收起,多半有另外一些用途。早陣子,筆者在網上看到習主席外出乘的士和北京市民一同吃包子的報道,看到習近平親民的表現,令筆者聯想起梁特首與某組織吃飯的片段。看來梁特首把他心愛的摺凳獻給了他的上司,這著實反映了梁特首忠黨愛國的表現。

至於簿,大部份人是會用來記錄東西。小朋友的話,大概會用來摺紙飛機,又或者畫東西,例如雨傘啊、花啊之類。梁特首作為一區之首,當然不會用來不會跟十四歲女童那麼一般見識,大概會用來記下重要的事情,譬如說是支出和收入、家裡裝修情況等等。而以他忠心的性格,也定必把中國領導人的話一字不漏的記下來。現在他把簿子丟了,所以對很多東西都「沒有印象」。現在的梁特首,大概不會怎樣重視那本簿子。對他來說,最好把簿子燒掉更好,因為他的數簿是應該被燒掉的。

最後到筆。它的作用跟簿差不多,都是用來記錄東西,它跟簿子大概是一和零的關係:筆是一,簿是零。但是,沒有筆的話,簿子還可以有其他用途,但是筆沒有簿子的話,它就會失去它主要的作用。那麼,對於現在沒有簿子可用的梁特首,筆還有什麼用呢?筆者特意在網上搜尋筆的用途,發現有人居然列出了153種用途,實在令小弟佩服不已。而那位作者列出的用途,多以筆用來當成玩具或者工具。當然,梁特首勤政愛民,絕不會玩物喪志(至少他不會買豪宅,見酒窖,頂多去去英國探親或者到北京面聖)。對他來說,筆的外形挺而直,大概會讓他聯想起競選時期對手那句「有腰骨、有膊頭」的名言,從而提醒他做人要光明磊落,對得住黨和國家。

那麼,一張凳、一本簿、一支筆對你又有何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