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早前,一名十四歲少女因為用粉筆在金鐘連儂牆畫花,而被警方拘捕,最後被判入女童院。此事相信每個香港人都知道。在理,這名少女的確犯了香港的法例,但在情的話她只是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去為香港和自己的未來出一分力。一個並非惡意破壞,而只是為民主公義在公眾地方向政府表達訴求的人,理應輕判甚至無罪釋放,而非把她判入女童院當中。香港最後可以依靠的就是一直獨立的司法制度,但當袁國強處處向狼英屈服,我們就應該醒覺,再單靠香港的原有制度已是奢望。幸好的是雨傘運動帶起了一眾學生及年青人對香港未來的注意,對民生發展的覺醒,而少女手中的那一根粉筆,正正就是這場真正公民教育所帶來的收穫,以及香港民主未來的一塊基石。

粉筆是中小學老師最常用的教學工具,許多人的學生生涯都是靠粉筆在黑板刻上的文字與公式去吸收知識。直到現在,除了老師會用粉筆去幫忙傳授書本中的知識外,由少女所帶起的風氣也讓大家執起粉筆,去教導政府我們所需要的民主及自由應該是如何的。雖然政府在雨傘運動的衝擊下仍然一意孤行出賣香港,粉筆事件對港府產生不了多大的影響,但至少我們仍可看到許多香港人沒有因為雨傘運動的完結就心甘情願回到政府口中那「正常」的非人生活。

也許短期內我們沒再能組織起像雨傘運動這樣空前團結的大型活動,但香港人對真普選的渴求之心已經燃起,亦不會熜滅。這次由被視為香港未來主人翁的青少年自發去表達對民生的關注,代表我們這一輩及下一代不再像老一輩般讓建制派單單靠點點物質利益就決定投票意向,我們只會真正關心誰人真正會聽取市民的意見,替我們爭取應有的自由。再過一些日子,什麼民建聯工聯會鐵票將會愈來愈少,到時候立法會能少幾個陳克勤之輩的人渣敗類也算是一件好事。

當人民對民主產生要求的話,政府就不再能對這個問題視若無睹。繼續用黑警強行壓抑我們表達意願的自由,最終只會令香港民怨再次爆發,變成下一個紐約般,令所有窮兇極惡的黑警都對自己的人生安全提心吊膽。港府官員如今仍然只會看著共產黨的指令做人,終有一日會為此付出代價。當人民不能透過和平理性的方法去爭取,當溫和一派再沒有理由阻止大家衝撃的時候,下一次的民主運動,絕不是雨傘運動可以比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