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com

qz.com

對於「中國先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這類的思想,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會陌生。自六四事件起,這個問題一直被不同政界人物提出及討論。而雨傘革命後,部分香港人覺醒,提出「自己香港自己救」,某程度上亦顛覆了「中國先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這個根深蒂固的思想。近日,這個問題又再次被提出來。老實說,筆者對這樣的討論實在感到煩厭,要知道,學術界對這個問題並沒有很多討論,一來此問題著實無聊,二來沒有研究價值。不過,作為一名愛吹水的毒男,筆者不妨談談自己的觀點。當然,這觀點是沒有什麼參考價值,讀者大可當看看「文字版維園阿伯的意見」。

二十多年來,泛民主派認為,由於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其主權亦在中國政府手裏,如果香港要有民主,首要(或者是其中一樣重要)條件是中國政府先進行民主化,這樣的話香港作為中國的行政區自然就會有民主。所以,多年來,泛民主派一直為「中國先有民主」而努力,例如:每年舉辦六四晚會要求平反六四。而在香港民主選舉方面,他們主張與中共談判,因國比區大。

對於這些舉動,有人說是政治騷甚至「被統戰」。而就個人而言,從一眾泛民主派的政界人物的言論看來,筆者相信泛民主派是真心為他們的價值觀而努力,但很可惜,他們只不過很努力地做一件錯事。正如筆者之前的文章《中國的民主》曾經談到,中國其實比香港更民主,我們甚至可以說中國已經有民主(註:這裡切切實實在說那個大家熟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那個中國)。換句話說,泛民主派要爭取的「中國先有民主」,其實已經達到了。不過即使現在中國已經有民主,香港卻還沒有民主,更被人一次又一次欺騙。

當然,不少人(包括筆者)對中國所謂的民主卻不敢恭維,所以仍然繼續追求中國成為民主國家。筆者對此表示明白,畢竟他們的根都在中國,對同胞們有著濃厚的感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再一次加上他們個個都是雄心壯志的男/女漢子,他們愚公移山的毅力實在令人佩服。然而,筆者只是名毒男,目光短淺,並且容易受人影響。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回歸」(有一說是「淪陷」)十七年,香港變得越來越依賴中國,甚至有一名滿頭白髮的前高官(註:有一說是白頭老妖,但因筆者有宗教背景,認為此說不可盡信)說香港遲早會成為中國直轄市。中國自身的問題,雪亮的大家應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假食物,假選舉,假民主,假自由,假新聞,假法制,假共產。如果香港與中國越來越親密,難道香港能獨善其身嗎?就筆者而言,香港有限的民主制度(其實都不甚民主)是不能影響這個「強大」的政權。唯一可以做的,是獨善其身。就算要「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熱」的中國人們,還是要先「修身」,才思考如何「齊家治國平天下」(再者,大部份都覺得他們不需要被拯救,因為生活得很好)。

至於「一國兩制」的問題就更容易解決。 不少人認為國比區大,區區一個特別行政區,很多時候都要聽命於國家,並且要服從它所訂立的遊戲規則,而在香港民主問題上,那個遊戲規則就是那個所謂的「政改五部曲」。在雨傘革命期間,不少人同意又政改五部曲所訂立的831人大方案並不公平,所以跳出自己的安全區,打破既定的「遊戲規則」(這裡是指、香港人的示威模式),走出來佔領街道,挑戰法治,提出「自己香港自己救」。既然大家都已經走出來了,筆者只是在想,為何香港人不能為自己踏出多一步呢? 筆者不是想在此破壞「一國兩制」或是提出「港獨」(畢竟香港人也不會有這個能耐),要知道,香港先有民主或者香港比中國更民主從來不違反基本法,更不影響什麼國家安全或者國家制度。至於那個所謂「政改五部曲」,只是政府對基本法的詮釋,而政府官員從來不會完全沒有繆誤(尤其是這屆政府)。若仔細看看香港基本法,用詞含糊,的確有「很大的討論空間」,並不像某人所言「不能改變」。其實,這些意見都是老生常談,只是大家從不行出來罷了。所以,香港人,好好把握基本法給你的權力吧,香港民主化確實可以就像「換面旗子那麼簡單」。

最後,請香港人不要把自己的民主路假手於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