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諾猿是我們最親近的兄弟之一,智力與黑猩猩不相伯仲,近年似乎成為愛與和平的代言人。先談談巴布諾猿的社會結構:青少年成年後,兒子會留在出生社區中與母親一同生活,其地位以母親地位為參照;女兒則會飄泊至其他社群落地生根。(和黑猩猩相反。)

母猿的地位主要以年齡決定,絕對不會發生武力爭王的情況,好聽點叫和平,難聽點就叫不以能力、只以年資區分地位的群帶社會,一群老而不死尸位素餐,底下的媽寶則跟著分豬肉。儘管是個聽起來很絕望的社會,不過他們似乎過得很愉快。

性愛

巴布諾猿近年成為同性戀平權運動的寵兒,然而精確而言,他們是雙性戀。巴布諾猿的性對像不拘男女,起碼沒有觀察者發視過只與同性或異性做愛的巴布諾猿。或者說,他們的性是否與戀愛掛勾也成疑問:人類喜愛將公開領域與性生活分開,他們卻將性愛視為社交生活的一部份。他們以舌吻打招呼(一個人類飼養員與一頭巴布諾猿初次見時時,以面對黑猩猩的慣例,親吻他以表達幸會之意,結果巴布諾猿把舌頭伸進人類的嘴裹,讓後者嚇尿了),以生殖器磨蹭吵架對像祈求和解,以做愛維繫友情(母猿間尤甚),時常一邊自慰一邊做其他日常社交行為(如進食,幫他人梳毛)。性愛是他們生活中的黏著劑,磨擦時的潤滑液:兩個黑猩猩社群的相遇常以戰爭收場,兩個巴布諾猿社群相遇也往往以敵意和對恃開始,然而當雙方開始放鬆並進行雜交派對後,雙方敵意便會大幅下降,最終和平收場。

巴布諾猿被視為愛好和平的物種,至今仍未被觀察到殺嬰情況,同種間的打鬥也不多見。或許也跟這種濫交/喜愛性愛的習慣有關:催產素Oxytoxin 能降低攻擊性,而性愛會促進這種柔情荷爾蒙釋放。Make love, not war是有科學根據的呀!

另一邊廂,巴布諾猿也被視為濫交的物種。然而是性愛成癮還是風流成性,視乎一個社會對性的觀感;維多利亞時代的性愛觀(與性病)一度風行,但不將性或同性戀視為高度禁忌的社群也不少。<<原始的性愛>>中記述早期夏威夷人以歌舞崇拜生殖器官,精心照顧兒童陰部以為他們將來的性享樂做好準備。像古希臘一般,澳洲的阿蘭達部族的年長男性會與一名男孩同居,共享性愛,直到男孩成年為止;這個部族的女性也會摩擦彼此的陰蒂取樂。

如果將文化對性愛的塑造納入考量,我們便必須得時刻自省:這個社會中的性禁忌,有多少是必要的,又有多少只是符合所謂道德規範(道德規範,名詞,衞道人士用以指涉文化禁忌的委婉詞)?

性/別

巴布諾猿是母系社會。母猿的體力較公猿差,然而巴布諾猿姐妹時常團結一致對抗公猿(她們維繫團結的方式是靠作愛,這點相當巴布諾。)所以在巴布諾猿的社會中,社會高位全被女性佔據。

反之,黑猩猩的女性同胞就過得較慘了:黑猩猩棲息地的食物比起巴布諾猿的較為貧乏,女性只能分頭覓食,較少聚眾合作的機會。她們會遭雄性毆打或者強迫性交,更不幸的還會被未有機會成為入幕之賓的雄黑猩猩謀殺初生兒(當雄性確定嬰兒不是自己的種時,殺嬰情況並不罕見。)圈養黑猩猩社群中,雌黑猩猩有機會展現團結的力量,出現搶奪雄黑猩猩武器(多為木棍、石頭)的舉動,實乃女權進步的一大喜訊。

這為人類的女權運動帶來啓示:女性個體的體力比不上男性,然而成熟的社交網絡可以提供女人支持與力量。要防止針對女性的暴力,培養堅實社區互助文化或許是有效的基礎建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