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T

自小學起,我們已經有個「煲冬瓜」的夢魘,在課堂裡,你普通話說得不好,總會被取笑。但是,那時候我們仍有足夠的自豪感去抗拒說普通話,一來我們生活上用不到,二來普通話只佔很學科裡很小的比分。不過教育局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會一點一點的將普通話滲入課程中,音樂課唱的歌、普通話朗誦比賽,更有ETV裡古靈精怪的普通話節目,內容大概是主角起初說得很爛不開心;到後來說得很好人人讚。總之,政府一步一步營造出普通話很受歡迎的形象,想香港人漸漸習慣,好讓日後可以大力去吸人民幣(或者被吸乾)。

但過去二十年來,似乎成效都不大,因為教育局始終都沒能夠刻劃出普通話帶來的好處,我未曾聽過學好了普通話就會進大學的勵志故事,一些老派的老師每一課都說普通話將會取締英語成為世界語言,然後那些老師一樣要去進修英文。至於普通話的用處,早在政府的口號中概括了,「說好普通話 開創新天下」,這句當然不是和莘莘學子說,除非有同學小時候已經立志要回內地娶老婆。這話是告訴大家,要先練好普通話,然後就滾到內地發展,最好就把說廣東話的淘汰掉。

因此,推動普教中的所有理據都是廢話,整件事也不過是極為肉麻的拍馬屁,最希望就是多找一些中央官員來看學生上課,大家滿嘴胡語的「溫馨」畫面,相信毛主席也會感動得在升降水晶棺裡落淚。說實話,你要拍馬屁,市民不會阻你,反正自九七回歸後,拍馬屁都成為了香港的「國技」,啪、啪、啪之聲源源不絕。

問題在於,你搞著小朋友,這是政治上的孌童。自持平去說,在雨傘革命中,有幼稚園教師向小朋友展示9.28催淚彈一事我都不大讚成,畢竟價值觀一事應由自己建立,而非由他人事先灌輸,當然有藍絲父親叫小朋友向佔路者大呼「Rubbish」,更加是自貶人格。言歸普教中,普教中之下,就只得兩個結果。其一,小孩會以為普通話是更主流的語言,在學校裡拼老命的說,然後在生活裡無所適從;其二,小孩或會因為普通話之突兀而產生反感,甚至拖垮了整個中文科。

總而言之,這不是個很好的拍馬屁方法,也絕對不可以成為胡語取代粵語的任何一個里程。若果政府想更有效更正面地推動普通話,我建議用利誘的方式,這方法在某某愛國團體都很奏效,只惋惜陳氏或者李氏女子未曾在鏡頭前用標準普通話怒吼著,不然更加有身教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