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 New Bill Would Make Wearing Hoodies A Crime,一位美國共和黨國參議院議員 Don Barrington 打算在二月引入一條 新例,假若奧克拉荷馬州 (Oklahoma) 的市民有意隱藏身份,戴上面具、著 Hoodies(衛衣)、或其他遮蓋衣著,會被罰五十至五百元正不等 (當然喺美元埋單啦,港紙就約四舊水至四張金牛左右)和坐一年監。究竟,通過呢條一刀切的法案,能否真正杜絕盜竊等犯罪呢?香港政府又會不會借機通過以上惡法,加大秋後算帳的力度呢?


訂立新例之背景始於八、九月,當時美國各地藥房搶劫案都在上升,不斷有人到藥房搶奪處方藥物,在2007年有32宗,至2008年增加一倍多達到68宗。一位奧克拉荷馬州的官員說,藥品偷竊從2007年的31起增加到2008年的42宗。根據奧克拉荷馬州州麻醉品與危險藥物管制局(Bureau of Narcotics and Dangerous Drugs Control)統計,2009年總數為 51宗,2010 年開始嚴重,更且當中有更多持槍搶藥的宗例。根據網上得來的閉路電視截圖,大多數犯罪者都是穿上 Hoodies 或面罩行兇,逃離現場都十分容易。即使事後裝多幾個IP Camera,都不能阻止罪行。 CNN 法律專家 Sunny Hostin指出此法案反指針對黑人男性:「難道我們因為有人穿衛衣就要警衛驅逐他們離開購物商場?」

不過,以第三身強行立法禁用 Hoodies(衛衣)或其他衣著遮樣,真的能夠杜絕盜竊嗎?

制定法案的基本目的不是杜絕人民犯罪,是引領人民走向什麼質素和性格。美國教育素來著重發揮個人獨創性,但眾來有不少清談節目或影片讓大家討論公民質素,關心政治。美國人即使生活富足,少運動,但都會經常上網接觸 Facebook,TED,VideoJug 等影片。美國人有比其他國民更好的公民意識和個人自覺。誠然,任何一個人犯罪,都要由市民負上公民責任,送犯罪者上法院治理,不過,見到有些商鋪已經掛上警告字眼叫你拉低件衫,加上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禁止侵犯「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人民有槍,有良好公民教育的前提下,人人都是糾察,履行公民互相監督的責任。為何還要多此一舉,通過以上惡法,把公民互相監察的工作搶過來做呢?

如果通過以上法案,執行者又是否幾十多萬村民的蟲子,了解著Hoodies(衛衣) 或面罩的人是真的想犯罪呢?人人著衫出街,都有權選擇著甚麼衫,配甚麼褲。通過以上法案,就是警察有多一重工作去辨識村民。警察本身都因為負責槍擊案和示威風潮而疲憊不堪,閒時都發生「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的意外。如果假如多一個平日工作要負責,又能否維持高水平的智慧判斷和公民質素去成功杜絕所有犯罪的人,而且全部都是著Hoodies 或面罩呢?著Hoodies 或面罩,跟犯罪行兇,本來就是兩件獨立事件,沒有一定的相互關係。聲稱復仇殺死黑人的美國男子都沒有著Hoodies。根據 Probability 的理論,著Hoodies 或面罩犯罪行兇的人,是十分之少的,成功捉拿的概念又是十分的低。即使好運捉到,又難免有一大堆理由或保持緘默,大家雙方都只是拖延時間而已。所以,又何必強行通過呢?

以上法案通過與否,又關香港人何干?大家都知道,港府、中共一起拉起三權合作,結合行政、立法、司法去依法治國。遮打期間,見了不少警察用棍擊錯他人,誤判為鳩嗚示威者,又以十四歲粉筆塗鴉事件急速被捕,證明香港警察執法不公。即使正常的警察,不論世界各地,都有誤判的時候,更何況是帶有政治抱負的香港警察呢?即使其後粉筆塗鴉,也只《簡易程序治罪條例》入罪,證明警察執法和司法判治雙重標準。香港沿用普通法一直多時,如以判入女童院,應可以告其他成年的市民即時坐監,為何又不果斷執法呢?警隊一哥曾偉雄早已明言要三個月內完成佔領調查,但理應手上沒有其他確實證據切查和追 quota 。假若美國成功通過以上法案,葉劉或會再大力推薦。假若,香港成功照抄通過,相信有更多人被秋後算帳,老虎蒼蠅都一齊被送上小欖赤柱。

你會問:哪有可能會通過啊?我會話:當一個十四歲小女孩用粉筆畫牆,都可以迅被拉入女童院的話,更多荒謬絕論的法治會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