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時報月刊將會開闢文化版,除了有羅馬歷史的文章,也會轉載恐懼鳥的驚悚小說,而筆者也會為月刊撰寫影評,如果讀友們也有興趣就各式各樣的與文化有關的題材撰文,歡迎投稿到我們的電郵地址。

筆者的影評並不一定是剛上畫的新電影,也可以是經典老片、爛片、或者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戲劇,而今次所寫的正正也不是新片,而是落畫了一段時間的《魔警》。

That_Demon_Within_poster

各位讀者或者對此片也有點印象,此片由張家輝和吳彥祖主演,劇情講述當差的王偉業(吳彥祖)無意中救了鬼王黨首領,無惡不作的大賊韓江,結果被同袍責罵,而一連串韓江策劃的事件也使王偉業心中潛藏的魔性引發出來,就像一杯清水被墨污染黑化,王偉業的精神狀況漸漸出了問題……

未入場前我只看過Trailer,結果就被片段中張家輝那邪惡的「回頭一笑」吸引,我以為飾演魔警的就是張家輝,怎料原來演魔警的是吳彥祖,張家輝角色有如客串,令人大失所望。吳彥祖的演出其實不差,但始終令人有一種想法:如果吳跟張的角色交換來演就好了。

除了選角外,劇本也是致命之傷,電影中希望營造的一些驚喜位因為編排差勁的問題,令觀眾看來毫無驚喜。例如中段韓江因鬼王黨內訌跌下山崖,吳彥祖其後在深夜時分的深山中與另一鬼王黨員衝突,怎料韓江突然衝出來殺了那個成員,影片試圖想帶出「韓江未死」的煙幕,但深山野嶺的凌晨,韓江怎會這麼巧合在那裡出現?聰明的觀眾此時仍猜到了八九分,如此一來末段時揭發「韓江原來一早死了,吳彥祖見到的只是他幻想出來的韓江」就不能帶給觀眾任何驚喜了。

整個故事以插敘形式來講,看畢此片後會知道只是將一個簡單故事拆散,再於不同時候將主角的回憶碎片插入故事來刻意製造懸疑感,手法上不算高超,而吳彥祖只是一個「散仔」,卻能單靠一己之力就能令整個鬼王黨內訌,雖然說那是他的「魔性」覺醒後作祟,但也是說服力不足。

唯一可稱讚之處是導演林超賢的氣氛塑造能力不錯,取景鏡頭都能帶出那種魔警孤立淒冷的心理狀況,以墨水筆插入清水象徵魔性取代人性也是不俗的手法,但也僅此而已,整個故事完全浪費了「魔警」這戲名,也浪費了「張軍」林嘉華、「杜一飛」智叔這些老戲骨,若我是觀眾,會情願導演索性使用徐步高的傳奇一生,張家輝擔正主角演徐步高,吳彥祖大不了演回被殺的「正義警員」曾國恆,智叔嘉華演平時欺壓徐步高的「老屎忽」。不過或許是道德問題,這個願望似乎難以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