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線

鍵盤戰線

P: Polymer 編輯部
卡: 卡夫卡

P:先請您介紹一下鍵盤戰線。
卡:鍵盤戰線成立於三年前,那時政底推出了二零一二年版權條例修訂草案,我們由在高登討論區一向有聯絡的「巴打」「絲打」所組成的,為網民發聲。當時我們著眼於保衛二次創作,發展到現在不單針對二次創作和「網絡廿三條」,更著力宣傳現行版權法是多麼不堪和親民。並且希望向政府表達意見,扭轉現行法例有利政府和商家的不公平局面。

P:你們認為什麼是二次創作?
卡:二次創作的定義很簡單:你使用別人創作的元素放入自己的作品當中,就是二次創作。

P:有沒有看過網民創作的「二次創作」作品?對它們又有何評價?
卡:當然有,《罪與佛》和《日日去鳩嗚》都相當有名。比較著名的是「雲遊」在2004畫了七月二日蘋果日報頭版,並且放在深圳,讓不能看到蘋果日報的大陸人都可以看到香港發生什麼事。

P:有沒有收過投訴或者親身經歷自己的二次創作作品「被消失」?
卡:我們沒有,但收過類似個案。比較著名的是南丫島海難事件後,山卡啦為此用了謝安琪的歌進行二次創作,以悼念死難者。但作品上載至youtube後不消一分鐘就被環球「被消失」。

P:政府表示戲仿將會豁免,你們收不收貨?
卡:當然不收貨吧!

P:可否解釋一下何謂UGC?
卡:UGC中文全稱是「個人用戶衍生內容」。它解釋了個人用戶如何合法使用他人的版權作品,要符合條件就必須要是個人用戶,不能是商業用戶,當然使用版權作品的目的要是非牟利,並要註明出處等。本身是參考加拿大的版權法準則,是較為開放的版權法豁免條款。
徐:政府一直都以平衡版權擁有者利益作為推行新版權法的理據,你們認為如何平衡二次創作者和版權持有人之間的矛盾?
卡:政府的理據相當官腔吧,首先,政府要動用刑事法去限制二次創作,事實上的大大剝削了創作自由和傳播的空間。在這大環境情況下,我們爭取的是我們應有的傳播責任豁免權,我們不需要得到原創者的同意都可以合法地分享二次創作的作品,甚至是版權作品。若果為了言論、傳播和創作自由的話,這是值得豁免的。(徐:即是創作自由應凌駕於版權者利益?) 當然是,這是寫在聯合國人權保障當中的。

網民製作的 "UGC娘"

網民製作的 “UGC娘"

P:對於政府要將版權法修訂為刑事,你有什麼看法?
卡:其實政府是以WTO國際公約中的保護版權部份作為參考,但事實上,這條公約原意是打擊大型侵權行為,例如海盜行為,而並非對付「小毛蟲」。如果用此法對付香港網民,似乎是矯枉過正。

P:有沒有跟版權持有人商討過?
卡:有(徐:他們反應是?) 當然是強烈反對吧,因為這會直接影響他們與其他網絡組織本身簽訂的合約。

P:若果立法會不幸通過法案,你們會有什麼行動?
卡:唯有哭喪吧。其實版權條例數年就會重新檢討,所以即使通過了亦要繼續留意。且不讓他通過的方法仍有很多,例如拉布,甚至是逐條法例審議。我們已經不斷「過料」給相熟的立法會議員。

P:通過之後,你們會繼續鼓勵網民二次創作嗎?
卡:二次創作是永遠無法打壓的,若政府要繼續用此法逼使網民變相公民抗命,我們會繼續鼓勵。政府機器無法一次過將所有二次創作者拘捕,只能夠選擇性執法,到時社會就會變得更不公平,屆時抗爭方式就會改變。

P:會否設立法律援助組協助受此法影響的網民?
卡:我們正處於商討階段。(徐:可否透露一下進度?) 我們已經請了律師。

P:你預測法例通過後,政府會有什麼行動?
卡:殺一儆百,以現時梁振英政府而言不足為奇。甚至是會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以及版權法去同步執行,例如現時在網上偷「關刀」都是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和《盜竊罪》一併控告。

P:總結二零一四,你們對網絡世界發生的事有什麼看法。
卡:關注二次創作已經數年,我從未見過有一年會像二零一四年般,不斷有麻煩事來找香港網民,「網絡廿三條」重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不斷濫用。未來將會有新挑戰會來到香港-「被遣忘權」,屆時網上一些條目會被刪去,例如施君龍放火事件。其實「被遣忘權」在歐美國家已引起不少風波,維基百科已有不少條目因此法而刪去,屆時香港可能會出現「現代版焚書坑儒」。其實私隱專員公署早已密謀將此法引入香港,來源來自某間搜尋器大公司和學者,甚至香港大學亦有學生就此議題舉行了學術研討會。

採訪後感

香港自梁振英上台以來,言論自由一直被收窄,政府對香港市民的意見充耳不聞,市民唯有透過網上平台發聲。可惜,現時香港最自由的地方-網絡世界都快將被港共政權摧毀,卡夫卡不但指「網絡廿三條」的不堪,更向讀者預示未來網絡世界面臨的新挑戰-「被遣忘權」。面對種種壓逼,香港人,你們想過著上Facebook都要靠翻牆,改張圖都要坐牢的日子嗎?不要再猶疑,只有抗爭,只要不認命,只有堅持,勇往直前,才能奪回本來屬於香港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