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159_10154849629055145_36779551425120750_n
* 社漫召集人KitMan專訪,KitMan聲明專訪只代表個人立場

P: Polymer 編輯部
K: Kit Man

P:為何當初有創辦社漫的想法?
K:我對社會時事的關注是始於2012年7月,正值反國民教育事件如火如荼之際,巧合之下留意到學民思潮黃之峰在媒體上的訪問,對於他的講話深感有理,便開始從媒體上跟進時事議題,當時察覺到香港社會其實問題叢生,原來繁榮穩定的感覺只是幻象,便開始運用自己的專長,嘗試用畫漫畫的方式帶出一些被歪曲的事實,作為抗衡。

最初只是在面書個人專頁上載作品,就是社漫的原型,當時並未引來太大回響。

反國教佔領政總外街頭的十天,我每天都在現場,每天都用漫畫把政府官員的言論以二次創作的形式呈現出來,希望能反映當中荒謬之處,換來更多人對事件關注,結果因而認識了更多同路人,加入社漫。

P:版權修訂條例對社漫有何影響?
K:關於社會漫畫方面,相比其他以改歌為主的團體,受條例影響並非太嚴重。經過上次被拉布拖垮條例的教訓後,政府在今次的修訂引入了豁免條款,指創作目的若包含戲仿、諷刺、營造滑稽和模仿,則不屬侵犯該作品的任何版權,社漫的作品以諷刺時弊為主,大都包含戲仿、諷刺等元素,按條例的書面說法,大概算是豁免範圍以內。

P:擔心條例草案通過後有可能引起的訴訟嗎?
K:坦白講,現時條例並未通過,故未能切身感受到壓力,目前只專注於創作諷刺時弊的作品,維持初衷,有幾多就畫幾多。

P:你們有跟其他團體聯繫嗎?有無應對版權修訂條例的對策?
K:我們跟二次創作關注組、鍵盤戰線他們都有聯繫,我們試過跟其他知名創作人及團體在旺角舉辦聯合創作活動,宣傳關注組提倡的UGC方案,感到成效不錯,早前宣傳因雨傘革命而暫時停止,現佔領已告一段落,關注組已計劃再進行宣傳,我們社漫將響應關注組的號召。

P:UGC方案跟政府的方案有甚麼不同?
K:我認為最大分別是豁免範圍不同,UGC方案是開放性的,更能保障從事二次創作者,只要創作並非用於牟利、有引用原作出處、引用的原作並無侵權和沒有取代原作市場,便可免於刑責;相反,按政府的方案,創作卻必須包含如上述的戲仿、諷刺等元素才受到豁免。問題是政府提出修訂的理由就是維護版權持有者的利益,所以大概不會從保障從事二次創作者方面考慮。

P:一直有支持通過政府方案一方人士質疑從事二次創作者-為何你們不能創作自己的原創作品,卻要借別人的原作呢?你對於這個說法有何回應?
K:我想持這種想法的人大概從未嘗試過攪二次創作,未經歷過創作過程很難對二次創作的價值有所體會。以社漫而言,我們從事二次創作,主要為達到快速傳達訊息效果,從而傳播我們認為大眾應該投放更多關注的社會議題訊息上。
為了達到目的,我們需要借用某些既有、出名的作品,例如年前的捐款事件,我們想帶出梁振英政府向中共獻媚比做其他政事都要快的訊息,當時我們就借用了閃電俠為主體加以惡攪,諷刺梁振英「光速獻媚」,如果我們即時創作原創作品為主體,如把梁振英的頭像加在跑車上,就很難造到把他的頭加上閃電俠面上的理想效果。

後記

訪問KitMan,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問到為何要辦社漫?他亳不猶疑答道:想喚醒更多未醒的香港人,香港實在有太多問題…
問到有試過感到灰心嗎?他坦白說:經常啦,但每次低潮後過兩日又會見到不公平事,又忍唔住拿起筆畫畫畫…
這種種心路歷程,其實跟我們辦聚言是何其相似?
在功利掛帥的香港社會中,這種熱情難道不珍貴?不值得珍惜嗎?

快速傳播是二次創作的價值,有效對應於香港受熱烈關注又更換頻繁的社會議題,今個星期大眾關注國教,下個星期就可能將焦點轉移到政改議題上,二次創作有助於吸引大眾注意,和對議題加深即時的印象,於傳媒監察社會、教育民眾的功能上可說是不可劃缺的,有時候,可以說比我們寫文章的更直接、有效,二次創作權是值得受保護,值得受重視的。

政府提出的議案,在議會只需簡單多數就能通過,能夠爭取政府接受UGC方案的希望固然微乎其微,按現時議會內群魔亂舞的狀況,要阻撓政府方案通過都似是難過登天,一但通過,所有二次創作者恐怕都將會處於被隨時控告的陰影底下。

雖說有所謂豁免條款,但政府的豁免不是開放性的,換言之將來攪二次創作,你就必須要加入戲仿、營造滑稽的成份,就算本來不是用於攪笑的創作,你都必須要攪笑才能避過有可能是刑事的刑責,再說,戲仿、營造滑稽等條款語意上極不穩定而且主觀,我覺得攪笑,你可能不覺得,甚麼維護版權持有者利益很可能只是表面理由,這種惡法鐵定會成為打壓二次創作的工具,被稱網絡廿三條當之無愧,豈能讓它得以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