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版權修訂的陰霾下,首當其衝的當然是一眾創作的網民及組織。在此本報有幸訪問膠登音樂台的巴打 Tommy Shek。膠登音樂台為膠登網民的音樂創作,當中作品包括不少二次創作、諷刺時弊的音樂改曲。當中在雨傘革命期間,膠登音樂台推出了十多首二次創作歌曲,以喚醒網民對佔領的關注。

膠登音樂台

P : Polymer 編輯部 (µTorrent)
S : 膠登音樂台巴打 (Tommy Shek)

P : 或者請先介紹一下膠登音樂台。
S : 膠登音樂台為一個由一眾膠登巴打及絲打共同建立的平台,以提供一個以音樂去分享個人感受的地方,內容主要以二次創作、惡搞及諷刺時弊為主。膠登音樂是少數有組織的網絡音樂創作團隊,創作班底全都志同道合,為了達到共同目標而努力,以音樂反映時弊,讓網民產生共鳴。

P : 你們認為甚麼是二次創作?
S : 我們眼中的二次創作,是把舊有的事物,經過改造之後,再重新演繹出來,成為新的事物,令它能演繹出新的意義;而舊曲歌詞卻正好可重新改寫音樂的真正意義。有些人可能會誤以為二次創作為抄襲的一種,其實二次創作同樣都是創作,不少作詞人都曾經二次創作過,以試驗自己的填詞功力。

P : 你們對版權條例修訂了解嗎?
S : 版權條例的修訂,原意是為了針對網上數碼版權侵權的問題。可是,有關條例修訂的內容非常含糊,對二次創作人沒有任何保障。一般網民都未必能真正了解有關修訂,我們比較擔心的,就是版權條例修訂一旦實行,之前所創作的作品,可能有機會被秋後算帳。

P : 你們有否被牌權持有人申訴,被其他人偷用或重新上載作品的經歷?
S : 我上載的片段沒有被「河蟹」,不過部分片段有時會被某知名唱片公司封鎖,令網民只可以用桌上電腦收看,影響了用流動裝置收看的網民。另外我之前上載的片段亦曾經被不少facebook page挪用過,偶爾Google一下,亦會發現偷片的問題,但只屬冰山一角。

P : 你們有甚麼措施避免侵犯版權?
S : 目前我上載的改歌片段,都會在片末註明材料出處,而這亦是UGC(個人衍生內容)當中其中一個要求。至於改歌所選用的音樂配樂,我們多數儘量避開有唱片公司版權的音樂、多使用彈奏音樂,或者會稍為調較音調,因為有些音樂可能會因為不能通過YouTube的Content ID審查而令整條片段被封鎖,大大影響宣傳效果及收聽率。

P : 在諮詢討論上,預期修例會為戲仿、諷刺、滑稽、模仿、時事題材等提供刑事和民事豁免,你認為是否足夠?
S : 當然不足夠,是次修例中仍有很多灰色地帶,對於戲仿、諷刺、滑稽等定義亦沒有詳盡的定義,如果有關內容不夠滑稽、沒有反映時事,那麼翻唱歌曲必定會身受其害。因此,我們比較偏向支持UGC(個人衍生內容)方案;UGC可讓網民在沒有牟利的情況下,安全地創作個人作品,同時亦可平衡多方利益。只要有UGC,創作生命便可以延續下去。

P : 若果版權修例生效,你預期創作意慾會否有影響?預計有多少比率的歌曲未能發佈?
S : 創作意慾無疑會減少,另外反而我們比較擔心在版權修例生效前的作品,可能有機會被秋後算帳。如果改編的歌曲涉及某些唱片公司的版權,更有可能會面臨官非,長遠會令大部分的二次創作歌曲的創作,會因為版權修例生效而受到影響。

P : 對最近有討論指修訂可能會令轉載者犯法或需承受法律風險,有何看法?
S : 若果轉載犯法,基本上每個正在上網的網民都會有機會犯法。之前警方屢次利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名,拘捕在網上呼籲參與雨傘革命的人士,把法律變成政治檢控的工具。我們比較擔心大財團、政府、唱片業界會選擇性控告二次創作人士,進一步扼殺表達及創作自由。

P : 假設版權條例不獲通過,會否擔心有心者利用其他途徑,如不誠實使用電腦,打壓創作?
S : 「不誠實使用電腦」,全名「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顧名思義,即是針對涉及有意圖犯罪的罪行。二次創作只是以抒發感受、寫實及諷刺時弊為主,根本並不是為了干犯任何罪行,為此我們對此並不太擔心;然而,我們也不排除會有其他人濫用法律程序,去進行打壓。

P : 你們會否有甚麼行動或製作去令人關注修例?
S : 我們會儘量多創作二次創作歌曲,同時亦鼓勵網民改作。參考了過去「罪與佛」的創作潮之後,我們會在未來以「概念專輯」的方式,推出一系列描述二次創作的改歌,讓網民從中了解修例的細節。

P : 你們認為甚麼環境下會有助你們,或其他有意創作的人能投入創作工作?
S : 一個好的創作團隊,最重要是有合作精神。由改詞、校對,以至是找尋音樂素材、錄音、出片,都要有一組人去支撐。現時我們比較缺乏製圖、改詞、演唱及影片製作的人才,因此我們亦希望有更多有志為社會發聲的網民可以加入我們,還二次創作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

後記

在香港這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投身創作從來不是一件容易事。本質上,版權條例應該保障版權持有人的利益;但實際上,版權條例應該在保障各方利益的前提下鼓勵創作。在近日版權修訂下,當中的灰色地帶很多,對於提供刑事和民事豁免的項目沒有清晰的定義,創作者很容易便墮入法網,有礙本地創作發展。

事實上,不少創作者的創作,往往不是以賺錢為前提的。例如在 2014 年初,《罪與佛》的佛教流行曲概念大碟熱潮,引起網民熱烈討論,而創作起源僅僅為聖誕交換的一份禮物。《罪與佛》的歌曲作品絕大部分均是二次創作下的改歌作品。又例如在 2012 年 10 月,網友以改編自謝安琪的《大愛感動》的歌曲《大愛香港》悼念南丫海難的罹難者,雖然在發佈期間出現版權風波,但風波最後仍能解決。以上兩項作品在這次版權修訂條例下並未有刑事和民事豁免,雖然作品只屬非牟利性質,但創作人在修訂條例生效下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

在 2012 年 12 月,安迪.華荷作品展在香港藝術館展出,當中有不少大家熟悉的作品,例如《金寶湯罐》、《蒙娜麗莎像》等,與本地的二次創作不謀而合。而在某程度上,作品亦具有宣傳效用,而非如部份創作業界所言影響生計。

安迪‧華荷︰十五分鐘的永恆

安迪‧華荷︰十五分鐘的永恆

套用 Tommy 的一句,還望創作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版權修訂重推在即,若然修訂內容會令人憂慮到「文字獄」的地步,有礙創作自由,我們沒有支持的理由,必然反對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