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藉是次「二次創作」之主題,訪問了一位網絡自由創作人 – Kaiser 凱撒。

P: Polymer 編輯部, K: Kaiser 凱撒

P: 請簡單介紹自己
K: 我是一位自由藝術家,平時會紀錄時事,也會在空閒時間進行創作,在地鐵發生輾死小狗事件時,我將相關題材繪成漫畫,然後D100把小狗之外的空白畫面加入“同情小狗請like&share”等字句,我對此表示抗議,最後D100職員賠款了事。

P: 你認為什麼是二次創作 ?
K: 二次創作是將別人原來的創作再進行第二次的創作,舊曲新詞、改詞、戲彷等等,給予作品新一個的意義。

P:試過創作作品被盜用嗎 ?
K:試過,港鐵直通車輾斃流浪狗事件中竟繪畫的涉事流浪狗「未雪」,但被D100 盜用後重新上載。詳見 D100 網典 http://evchk.wikia.com/wiki/D100

P:你認為原創作品或衍生作品應帶有時事評論元素嗎?
K: 不論原創作品或衍生作品也好,都是作者自己決定和為作品賦上象徵意義,不一定帶有時事評論的元素。

P:如果有人偷竊二次創作,並宣稱為自己的作品,是侵犯了原創人的版權嗎 ?
K:就二次創作作品的內容方面而言,以膾炙人口的自拍神棍為例,原初出自日本,包括相機,直接按鈕拍攝,但香港人挪用以上概念,頭部改裝成夾,鉗著智能電話或干版電腦去拍攝,由於賦與的用途和意義已經改變,所以不算是侵犯版權。如果涉及金錢利益,要先收取費用後才可以欣賞二次創作的作品,根據版權條例修訂的內容,是侵犯了原創人的版權。不少作品都是原創作者受聘公司去創作,很多時作品的版權人都不是作者本人,而是公司,除非作者自行籌組公司而已。

P:你認為版權條例修訂如何打壓網絡創作和言論自由呢 ?
K: 於2011年,網絡廿三條都是規管港上人上網的行為,對改圖、改編歌曲等二次創作負上刑責, 網民所指的「網絡23條」,包括以下範疇:
《版權條例》(針對網上數碼版權侵權問題)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針對網上起底行為問題)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針對網上分享色情電影、色情圖片等物品問題)
《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針對網上分享未滿16歲人士的各類性資訊,及色情動漫、色情電玩等物品問題)
《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針對任何帶有能夠犯法的意圖的網上言論,無需任何有關的犯法行為存在)。

不過政府為了「過咗先」,就釋出善意,只針對《版權條例》(針對網上數碼版權侵權問題)部分,分拆出來,於 2014 年 11月嘗試通過。期間,政府向業界或發行商極力游說,二次創作作品會減少發行商和原創者的市場佔有率和競爭力,影響業界利益為理由,便說二次創作是侵犯版權。 政府說明版權條例作檢控要由版權人提供證據不能繞過版權人,但其實用版權條例修訂(俗稱網絡廿三條)做台階,版權人可以就二次創作的侵犯版權部分,任意描述。版權條例118條損害分發、傳播罪等最高刑罰係4年加每件複製品罰款。所以,發行商公司就可以借版權條例去控告他人侵權,限制網絡創作和言論自由。

P:版權條例修訂是否鼓勵他人下載後經簡單剪裁作品後重新上載作品呢 ?
K: 不是,其實經簡單剪裁後重新上載的作品,不能算是二次創作。頭條新聞,蘋果動新聞一向都是這樣上載影片去報導新聞趣事,修訂後更鼓勵他人這樣做,以免侵犯已修訂的版權條例。

P:假如版權條例修訂不得通過,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如何成為打擊侵犯版權的尚方寶劍呢 ?
K: 如版權條例修訂不得通過,是可以的。雖然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是一條落後的網絡使用條例。即使改作歌詞,不是以收取酬勞為目的,但是不誠實意圖可被肆意解讀,編作不少不合理的控告理由,可以借侵犯版權的理由去控告,成為打擊侵犯版權的尚方寶劍。

P:網絡欺凌或針對他人言行的作品或文章應成為通過版權條例修的原因嗎 ?
K: 不。網絡欺凌本來不是無緣無故去針對某人,而是某人或某組人先在言行上有謬誤,才引起網呢群起攻之。針對他人言行的作品或文章就是平衡網絡生態和輿論取向。例如,
鍾樹根和元秋等。

後記

小弟訪問過後,更了解二次創作的本質,更不是每個作品都是涉及政治討論的,不過見香港的言論自由和網絡討論風氣日差,眾媒體都不應只顧自己荷包的去獨善其身,什至假借科技中立為名,助紂為虐。名為作者實為公司的版權人,可以任意解讀侵犯版權成以電子傳播的方式互 share 都算入控告理由。既然「傳播侵權」可被任由解讀,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所提倡的「UGC 用戶衍生豁免」捍衛二次創作的自由也不無合理。最少,不少創作都是自娛娛人,賺錢並不是創作唯一目的。如果真的通過了,什麼墳場新聞,蠟腸新場的Facebook 專頁也迅即關閉,可能改一張圖都會被拍門拘捕,沒有人敢站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