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bd26a書名:猿型畢露:從猩猩看人類的權力、暴力、愛與性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譯者:陳信宏

基層人生與反抗暴政

黑猩猩群體中固然有階級之分,卻不是勝者全拿的社會體制。高階成員同樣尊重低階成員的財產權,當低階成員找到食物時,高階成員會向牠們乞食,而非直接搶過來。就連身為雄性領袖,也得向最低級的成員乞討,後者才會贈予食物給牠。

雌黑猩猩的性偏好同樣明顯。高階雄黑猩猩的確更易被女性青睬,卻也有雌黑猩猩在發情期時拒絕留守在自己身邊苦苦哀求的雄性領袖,轉過頭來卻跟青春期的小伙子共赴巫山。

黑猩猩社群會制裁暴君。猴子是威權崇拜的動物,當衝突發生時,只支持勝利者與居於支配地位的猴子。是故,猴子的社會階級極其深嚴穩定。另一邊廂,黑猩猩群有時會選擇支援弱者。

一個野外觀測站記錄下黑猩猩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雄性領袖領袖懷疑他最喜歡的母猿與一個青少年暗通款曲,憤怒地追打那個可憐的小伙子,結果一眾圍觀母猿以 憤怒的吠聲向領袖激烈抗議,連雌性領袖也加入示威行列。最後,領袖只能在憤怒的聲浪下訕訕地停止追捕,面露窘迫的微笑:他知道自己再不停下來,這群憤怒的 女性就要來主持公道了。

領袖在社群內絕非至高無上。暴君會被放逐,也就是在社群成員集體攻擊下被迫流在危險的邊境範圍行動;甚至被暴力推翻,例如被形容為「暴烈難測」的雄性領袖精靈便曾兩度被規模龐大的聯盟,幾乎喪生。

為領袖權力設限、也尊重基層成員基本權力的黑猩猩社群,頗富有<<大憲章>>精神。

Flo,珍古德觀察的社群中的高階雌性,菲菲的母親。
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二權分立:社會秩序外的實質影響力

如同中國官吏體系中,吏擁有治面下的龐大影響力,黑猩猩社群中的表面地位也不與實質影響力掛勾。贏得實質影響力的往往是仲裁者:當黑猩猩間發生衝突時,公 正的仲裁者會阻止雙方打鬥,幫雙方梳毛,以促進和解。雖然有雄性擔任仲裁者的例子,然而大部份雄性身處複雜的政治聯盟角力中,處理時不免偏坦盟友,故多數 由德高望重的雌性領袖擔任仲裁者。這種枱面與枱底的權力差距,也多見於人類社會:前工業時代,雖然人類社會維持著名義上的男尊女卑,然而女性是家中的匠 人,負責制造蠟燭、肥皂等必需的日用品,在家中的影響力未必遜於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