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小時候,每個人都曾經當過大雄。被技安和阿福欺負但又毫無還手之力;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靜兒和別人出雙入對自己卻無能為力。我們都曾經想大叫一聲叮噹,但叮噹只屬於卡通裡的大雄,並不屬於現實中的一眾小學雞。

由於香港消費水平高昂,許多人都像筆者一樣是家中的獨生子女。雖然一個人有著更高的自由度,但有時候總想有一個人可以像叮噹一樣隨時陪伴在旁。也許不需要像叮噹般擁有千變萬化的道具,只需能在測驗前提醒你趕緊溫習、毫不擔心失去他的大吵大鬧、對他能投以百份之百的信任,毫無機心地互相著想。即使沒有竹蜻蜓、隨意門和時光機,任何時候只要你需要的話他就會盡快的趕到你面前。也許連日後的男女朋友也不能代替到他的位置,就像靜兒不能代替叮噹一樣。大雄能有叮噹這位朋友是他一生最大的福氣,雖然我們沒能擁有有著那個神奇百寶袋的叮噹,但身邊也許有著個一直陪你經歷重重失敗的好友。他一直為你默默付出而不求任何回報,你的悲喜猶如跟他連接了一樣,有時候他甚至比你更了解自己。你們也會有吵鬧的時候,更會不留情面的把最難聽狠毒的話都說出來,但當冷靜下來之後,彼此的友誼和好如初,毫無裂痕。他沒能用道具帶你飛天遁地,更加沒有如果電話亭,但如果你無助的時候,你只想有他陪伴在旁,無需道具,不需多言。

叮噹現已回到大雄的身邊,繼續去幫助這個不濟但友好的朋友。但你身邊的那位好友仍然在你身旁隨時候命,為你分擔一切的心事。世上大雄有許多,叮噹卻只有一個,還好在你身邊無私的密友,還有幾個。